主页 > 儿科医学 >

养阴润肺汤加减治疗小儿阴虚咳嗽的临床疗效分析

时间:2020-11-16 08:2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 探究小儿阴虚咳嗽采用养阴润肺汤加减治疗的临床疗效。方法 选取该院2017年3月—2019年3月收治的108例小儿阴虚咳嗽患儿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两组,对照组采用川贝雪梨膏进行治疗,观察组采用养阴润肺汤加减治疗,对比两组治疗前后中医症候积分变化情况、临床疗效以及咳嗽消失时间。结果观察组治疗后中医症候积分为(5.12±1.08)分,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41.509,P<0.05);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为96.29%,高于对照组的74.0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0.565,P<0.05);观察组咳嗽消失时间为(5.12±0.28)d,短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15.544,P<0.05)。结论 小儿阴虚咳嗽采用养阴润肺汤加减治疗的临床疗效显着,利于改善临床症状,缩短咳嗽消失时间。
  关键词:小儿 阴虚咳嗽 养阴润肺汤 加减治疗 疗效

  临床上,咳嗽属于一种发病率较高的呼吸系统疾病,同时也属于一种防御性反射运动[1]。小儿因呼吸系统尚未完全发育成熟,为该疾病的主要发病群体。各种小儿咳嗽症型中,小儿阴虚咳嗽为常见的一种[2-3]。因小儿脏腑娇嫩,若咳嗽日久不愈,邪热便会灼伤肺津,导致肺气失宣,或者因为素体阴虚,进而生燥,久咳不止[4]。若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对患儿进行治疗,则会导致疾病迁延不愈,严重情况下甚至会对小儿日常生活与健康发育产生严重影响。临床用来治疗小儿咳嗽的西药多种多样,但治疗效果还有待进一步提高[5-6]。近年来,随着中医研究不断深入,发现中医在该疾病治疗中具有独特优势[7]。鉴于此,该研究主要针对养阴润肺汤加减治疗小儿阴虚咳嗽的临床疗效进行探究,选取2017年3月—2019年3月收治的108例小儿阴虚咳嗽患儿为研究对象,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108例小儿阴虚咳嗽患儿于该院接受治疗,纳入标准:(1)患儿家长知情同意;(2)不存在用药禁忌证;(3)符合阴虚咳嗽诊断标准:干咳无痰或痰少而黏,或咯吐不爽,痰中带血,咽干口燥,潮热盗汗,脉细数,舌红,少苔;(4)获得医学伦理委员会皮批准。排除标准:(1)不能严格遵医嘱治疗;(2)过敏体质;(3)严重金严重心肝肾疾病;(4)合并其他呼吸系统疾病。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将患儿分为两组,观察组患儿年龄5~8岁,平均年龄(6.12±0.25)岁;病程2~8个月,平均(5.02±0.32)个月;共54例,男性34例,女性20例。对照组患儿年龄5~7岁,平均年龄(6.13±0.22)岁;病程1~7个月,平均(5.08±0.28)个月;共54例,男性32例,女性22例。对比两组基础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对照组采用川贝雪梨膏进行治疗:给予患者口服川贝雪梨膏(批准文号:国药准字Z10973006,规格:120 g/瓶),若患儿年龄在2~3岁之间,则服药剂量为5 g/次,服用2次/d,若患儿年龄在4~6岁之间,则服药剂量为10 g/次,服用2次/d,若患儿年龄在7~10岁之间,则每次服药剂量为15 g,服用2次/d,连续服用14 d。
  观察组采用养阴润肺汤加减治疗,基础药方为:甘草6 g、白芍10 g、款冬花10 g、紫菀10 g、川贝7.5 g、百合7.5 g、麦冬10 g、沙参10 g、玄参10 g、生地10 g。久咳不愈者加五味子;气阴两虚者加白术、黄芪;大便干燥者加决明子、大黄;痰中带血者加白茅根、丹皮;胸痛者加川芎;咳甚气促者加杏仁、苏子;夜咳明显者加地骨皮、桑白皮;阴虚甚者加石斛;肺热明显者加知母。以上所有药物均加水煎煮,患儿服用1剂/d,分成早中晚3次口服,若患儿年龄在3岁以下,则视实际情况减少用药剂量,共行14 d治疗。
  1.3 观察指标
  对比两组治疗前后中医症候积分变化情况、临床疗效以及咳嗽消失时间。
  中医症候积分:按照脉象、舌苔、舌质、小便黄、大便干、潮热盗汗、咽干、口渴、咯痰以及咳嗽等临床症状严重程度计分,0分表示无症状,1分表示症状轻微,2分表示症状间断出现,3分表示症状频繁出现且严重。中医总症候积分为各项症状积分之和[8-9]。
  疗效评定标准:经治疗,若中医症候积分减少<40%,则为无效;经治疗,若中医症候积分减少≥40%,<70%,则为有效;经治疗,中医症候积分减少≥70%,则为显效[10]。总有效=显效+有效。
  1.4 统计方法
  采用SPSS 20.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s)表示,进行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n(%)]表示,进行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中医症候积分对比
  对比两组治疗前中医症候积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与治疗前对比,两组治疗后中医症候积分均降低,且观察组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治疗前后中医症候积分对比[(±s),分]
  
  2.2 两组临床疗效对比
  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为96.29%,高于对照组的74.0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0.565,P<0.05),见表2。
  表2 两组临床疗效对比[n(%)]
  
  2.3 两组咳嗽消失时间对比
  与对照组对比,观察组咳嗽消失时间更短,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两组咳嗽消失时间对比[(±s),d]
  

  3 讨论

  小儿咳嗽为临床常见儿科疾病之一,我国中医将其归为“内伤”“外感”范畴[11-12]。小儿阴虚咳嗽病程较长,发病原因为阳常有余,阴常不足,病则易热,肺阴受损,或素体阴虚生燥,进而引发阴虚咳嗽,故治疗上应严格遵循“润肺止咳、养阴清热”原则[13]。该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治疗后中医症候积分为(5.12±1.08)分,低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为96.29%,高于对照组的74.07%(P<0.05),提示小儿阴虚咳嗽采用养阴润肺汤加减治疗的临床疗效显着,利于改善临床症状,缩短咳嗽消失时间。田明明[14]等学者经研究也发现,观察组治疗后中医症候积分为(5.32±2.46)分,低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为95.0%,高于对照组的77.5%(P<0.05),这与该研究结果高度一致。究其原因,养阴润肺汤药方中麦冬、生地具有养阴生津、清热凉血功效;沙参具有养胃生津、润肺化痰、养阴清热功效;百合具有清心安神、养阴润肺功效;玄参具有滋阴降火、凉血解毒功效;款冬花、紫菀具有止咳化痰、润肺下气功效;川贝具有清热化痰、止咳功效;白芍具有润燥养血功效,甘草能调和方中诸药,具有缓急止痛、祛痰止咳、清热解毒、益气补中功效。方中诸药合用具有润肺止咳、养阴清热功效,能促使肺气得宣、咳嗽自止。
  综上所述,小儿阴虚咳嗽采用养阴润肺汤加减治疗的临床疗效显着,利于改善临床症状,缩短咳嗽消失时间。

  参考文献
  [1]李英会,张瑾,杨环玮,等.加味取渊汤结合西医常规疗法治疗小儿上气道咳嗽综合征痰热郁肺证临床研究[J].国际中医中药杂志,2019,41(11):1179-1183.
  [2]赵淑萍.穴位敷贴联合宣肺平嗽汤治疗小儿咳嗽变异性哮喘风邪犯肺证的效果及对患者炎症因子、免疫功能的影响[J].陕西中医,2019,40(7):954-956.
  [3] Feng T, Zhou L, Gai S, et al.Acacia catechu(L.f.)Willd and Scutellaria baicalensis Georgi extracts suppress LPSinduced pro-inflammatory responses through NF-кB,MAPK, and PI3K-Akt signaling pathways in alveolar epithelial type II cells[J].Phytother Res,2019,33(12):3251-3260.
  [4]陈宏,宋瑜欣,于晓华,等.射干麻黄汤加减联合脾多肽注射液对小儿咳嗽变异性哮喘的免疫功能影响及临床疗效观察[J].安徽医药,2019,23(4):816-819.
  [5]叶丽芳,林响,曹时珍.射干麻黄汤联合孟鲁司特钠治疗小儿咳嗽变异性哮喘临床观察[J].中外医学研究,2019,17(29):171-173.
  [6]朱国清,黄玮宏,郝秀元,等.黄龙四子汤治疗小儿咳嗽变异性哮喘的疗效及对机体免疫功能的影响[J].云南中医学院学报,2018,41(2):26-29.
  [7]李巧香,刘贵云,詹红艳.益肺平喘汤联合穴位贴敷治疗小儿咳嗽变异性哮喘的临床观察[J].中国中医急症,2017,26(5):860-863.
  [8] Connor MJ,Springford LR,Kapetanakis VV,et al.Esophageal atresia and transitional care--step 1: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the literature to define the prevalence of chronic long-term problems[J].Am J Surg,2015,9(4):747-759.
  [9]张天英,谷继伟,沈庆明.定喘汤加减联合孟鲁司特钠治疗小儿咳嗽变异性哮喘的临床研究[J].中医药信息,2017,34(1):113-115.
  [10] Borromini A, Rossi G, Maggi P,et al.Molecular biology as a diagnostic tool in the newborn Emergency department:a rare case of idiopathic infantile arterial calcification[J].G Ital Cardiol(Rome),2016,17(3):234-236.
  [11]霍莉莉,宣小平,沈朝斌.国医大师朱良春“旋覆夏麻芍草汤”加减治疗小儿咳嗽变异性哮喘的临床研究[J].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34(1):21-27.
  [12]陈华侨,王宝珍.射干麻黄汤治疗小儿咳嗽变异性哮喘的疗效及对血清IgE、IL-4、TNF-α水平的影响[J].陕西中医,2017,38(10):1358-1360.
  [13]熊芳.艾灸联合抗敏解痉汤对小儿咳嗽变异性哮喘免疫球蛋白及T淋巴细胞亚群的影响[J].河南中医,2019,39(11):1763-1766.
  [14]田明明,王雪峰.养阴润肺汤加减治疗小儿阴虚咳嗽临床观察[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4,16(12):183.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