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儿科医学 >

阿坝地区儿童社区获得性肺炎与医院获得性肺炎的临床分析

时间:2021-02-01 08:1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比较分析阿坝地区儿童社区获得性肺炎(CAP)与医院获得性肺炎(HAP)的临床特征及菌株分布,为临床治疗提供理论参考。方法:回顾性分析我院2016年1月至2018年6月收治的142例CAP患儿和同期因其他非呼吸系统疾病住院的46例HAP患儿的临床特征、住院时间、入院体征及C反应蛋白(CRP)、降钙素原(PCT)、白细胞计数(WBC)等相关实验室指标及病原菌的分布情况。结果:在入院或临床确诊时的肺炎相关体征方面,CAP组(69.0%)患儿相关体征多于HAP组(47.8%);CAP组肺炎治愈所需时间短于HAP组(t=2.53,P <0.05);实验室监测指标中除WBC外(t=1.97,P<0.05),其余相关指标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CAP组患儿主要检出病原菌为肺炎克雷伯菌(18.25%)、大肠埃希菌(15.08%)、肺炎链球菌(13.49%)和铜绿假单胞菌(11.11%); HAP组患儿检出鲍曼不动杆菌的比例相对较高(17.65%)。CRP动态监测中,CAP组患儿CRP降低更为明显,治疗第7天HAP组患儿CRP水平高于CAP组(t=2.65,P<0.05)。结论:儿童感染CAP与HAP发病特点有所不同,尤其是HAP诊断及治疗相对困难,应予以重点关注。
关键词:儿童 社区获得性肺炎 医院获得性肺炎 临床特征 菌株分布

肺炎是由细菌、病毒、真菌、非典型病原体等致病微生物,以及放射线、吸入性异物等理化因素引起的终末气道、肺泡和肺间质的炎症,是儿童常见的多发病。根据感染的地点不同,肺炎可以分为社区获得性肺炎(community acquired pneumonia,CAP)和医院获得性肺炎(hospital acquired pneumonia,HAP)两大类。HAP是指患儿入院时不存在,也不处于潜伏期,而在入院≥48 h发生的感染性肺炎;CAP则是原本健康的儿童在医院外获得的感染性肺炎[1-2]。CAP发病率比HAP更高,是儿童住院最常见的原因,相关研究报道较多。而目前关于儿童HAP的临床研究较为匮乏,但由于患儿多因其他疾病入院治疗,多会导致机体免疫力的降低,加上医院特殊的环境因素,使儿童成为HAP的易感人群。HAP的发生使得住院儿童治疗难度增加,延长了患儿住院时间,加重患儿及家庭负担[3-4]。因此,本研究旨在通过对HAP与CAP患儿的感染病原菌及相关临床资料进行对比分析,为临床及早诊治提供参考。

1 资料和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1月至2018年6月我院收治的142例CAP患儿和同期因其他非呼吸系统疾病在我院住院治疗的46例HAP患儿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符合CAP和HAP相关临床诊断标准[5-6];就诊前未使用抗生素治疗;患儿家长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支气管哮喘、肺结核等其他呼吸系统疾病;肿瘤、血液系统疾病或免疫性疾病。
1.2 方法
收集患者的病例资料,包括年龄、性别、入院时间、出院时间、入院时体温、体征(是否咳嗽、呼吸增快)等一般资料,以及实验室检测指标如C反应蛋白(CRP)、降钙素原(PCT)、白细胞计数(WBC)、中性粒细胞(N)与淋巴细胞比值(NLR)。病原学检测:对于能咳痰的年长儿,应向患儿解释痰和唾液的区别,指导患儿晨起清洗口腔或清水漱口3次,让患儿咳前深吸气,用力咳出呼吸道深部的痰液,尽量避免混入口腔、鼻咽分泌物(痰中上皮细胞≤10/LP,白细胞≥25/LP);对于婴幼儿或年龄较小不会咳痰的患儿,可用鼻咽吸取物代替痰液或由医务人员在无菌操作下用无菌吸痰管吸取下呼吸道分泌物,及时送检进行细菌培养,分离单个菌落后采用梅里埃VITEK 2-COMPACT全自动鉴定、药敏分析仪进行鉴定和药物敏感性检测。
1.3 统计学方法
应用SPSS 20.0软件。正态分布计量资料以±s表示,不符合正态分布计量资料以M(P25,P75)四分位数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或秩和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采用Spearman秩相关分析进行相关性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儿一般资料比较
两组患儿年龄及性别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就诊时或临床确诊时多伴有鼻塞、流涕、喷嚏、咽干、咽痛、咽部异物感、声音嘶哑、头痛、头昏、眼睛热胀、流泪及轻度咳嗽等肺炎相关体征,少数患者甚至出现畏寒、寒颤、发热、头昏、头痛、胸痛及呼吸困难等症状,且CAP组比例高于HAP组(χ2=6.76,P<0.05),CAP组肺炎治愈时间短于HAP组(t=2.53,P<0.05),实验室监测指标中除WBC外(t=1.97,P<0.05),其余相关指标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见表1。
表1 两组患儿一般临床资料比较

2.2 检出菌株分布情况
CAP组142例患儿中未检出病毒,共检出126株病原菌,主要为肺炎克雷伯菌(18.25%)、大肠埃希菌(15.08%)、肺炎链球菌(13.49%)和铜绿假单胞菌(11.11%)。HAP组共检出51株细菌菌株,主要为肺炎克雷伯菌(21.57%)、鲍曼不动杆菌(17.65%)、大肠埃希菌(15.69%)和铜绿假单胞菌(11.77%)。见表2。
表2 两组患儿病原菌分布情况

2.3 临床监测指标动态变化
分别在患儿入院或临床确诊24 h内、第3天以及第7天监测患儿CRP水平。入院或临床确诊24 h内两组患儿CRP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治疗3 d后均有所下降,第7天时已明显降低,HAP组患儿CRP水平高于CAP组(t=2.65,P<0.05)。见图1。

图1 不同时间点患儿CRP动态变化情况

3 讨论

肺炎是引起全世界儿童住院和病死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儿童[7]。我国对抗菌药物的使用管理不太规范,病原菌耐药性不断增强,导致儿童肺部感染治疗的难度不断增加。CAP与HAP两种肺炎的发病特点不同,用药和治疗方式也应有所区别[8]。因此,本研究分析了二者的临床特点和检出菌株分布差异。
CAP患儿多发病迅速,伴有咳嗽、发热、呼吸加快等典型体征,而HAP患儿因多合并有其他基础疾病,治疗相对困难[9-10]。本研究提示,CAP患儿就诊时更多有较典型的临床症状,利于医务人员快速准确诊断,而HAP患儿在住院期间多需借助影像学及实验室指标辅助诊断,这也是HAP所需治疗周期较长的原因之一。本研究中HAP患儿治疗周期普遍长于CAP患儿,当然,与HAP组患儿合并有其他疾病有关,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HAP的诊断和治疗相对困难[8]。
细菌是导致肺炎的主要致病因素,由于儿童活泼好动,免疫力差,更易成为易感人群[8]。本研究中,CAP组患儿中主要检出菌为肺炎克雷伯菌、大肠埃希菌、肺炎链球菌和铜绿假单胞菌,而HAP组稍有不同,鲍曼不动杆菌所占比例相对较高,鲍曼不动杆菌是院内感染的常见菌[11-12]。这也与HAP的发病原因有关,有研究表明,HAP多是由于患者机体免疫功能降低导致患者体内微生物平衡被破坏,周围环境中的致病菌及口咽部定植均向下呼吸道侵袭,引起炎症[13]。
本研究还比较了两组患儿在入院时或确诊初期相关实验室指标,发现PCT、CRP与NLR等指标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原因可能是CAP患儿在就诊时已有相关症状,PCT、CRP与NLR等指标已相应升高,而HAP患儿住院时多合并有其他基础疾病或是接受过一些治疗,可能也会导致相关指标的上升。两组患儿WBC有所不同,可能是由于WBC上升相对缓慢导致了这种差异[14]。本研究还对炎性变化极为敏感的CRP进行了动态监测,结果发现两组患儿在接受有效治疗后CRP均开始下降,到第7天时已显著降低,而且CAP组患儿降低更为明显,进一步反映了HAP治疗相对困难的事实。
综上所述,本研究通过回顾性分析CAP与HAP两组患儿的临床特征及相关实验室指标,对我院接诊儿童肺炎的不同发病特点及菌株分布进行了分析,为指导临床用药,提高我院对儿童肺炎的治疗效果提供了一定参考。

参考文献
[1]TORRES A,MARTIN-LOECHES I,MENENDEZ R. Research in community-acquired pneumonia:the next steps[J]. Intensive Care Med,2017,43(9):1395-1397.
[2]IGNACIO M L,RODRIGUEZ A H,ANTONI T. New guidelines for hospital-acquired pneumonia/ventilator-associated pneumonia[J]. Current opinion in critical care,2018,24(5):347-352.
[3]ORTEGA H W,CUTLER G,DREYFUS J,et al. Hospitalacquired pneumonia among pediatric trauma patients treated at national trauma centers[J]. J Trauma Acute Care Surg,2015,78(6):1149-1154.
[4]ZHAO W,PAN F,WANG B,et al. Epidemiology characteristics of Streptococcus pneumoniae from children with pneumonia in Shanghai:a retrospective study[J]. Front Cell Infect Microbiol,2019,9(1):258-267.
[5]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呼吸学组,《中华儿科杂志》编辑委员会.儿童社区获得性肺炎管理指南(2013修订)(上)[J].中华儿科杂志,2013,51(10):745-752.
[6]《中华儿科杂志》编辑委员会,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呼吸学组,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急救学组,等.儿童医院获得性肺炎管理方案(2010版)[J].中华儿科杂志,2011,49(2):106-115.
[7]AGNELLO L,BELLIA C,GANGI M D,et al. Utility of serum procalcitonin and C-reactive protein in severity assessment of community-acquired pneumonia in children[J]. Clinical biochemistry,2015,49(1):47-50.
[8]LANKS C W,MUSANI A I,HSIA D W. Community-acquired pneumonia and hospital-acquired pneumonia[J]. Medical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2019,103(3):487-501
[9]彭松,张琳,周树生,等.社区和医院获得性肺炎致病菌体外耐药性分析[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4,18(9):851-854.
[10]刘雅文,杨喜永,赵小燕,等.584例新生儿感染性肺炎病原菌分布及耐药性分析[J].儿科药学杂志,2018,24(9):42-45.
[11]HUANG H,CHEN B,LIU G,et al. A multi-center study on the risk factors of infection caused by multi-drug resistant Acinetobacter baumannii[J]. BMC Infect Dis,2018,18(1):11-20.
[12]杨祖群,李随容,王荔,等.某儿童医院1 034株医院感染病原菌调查分析[J].儿科药学杂志,2016,22(6):40-43.
[13]VESTJENS S M T,WAGENVOORT G H J,GRUTTERS J C,et al.Changes in pathogens and pneumococcal serotypes causing community-acquired pneumonia in the Netherlands[J]. Vaccine,2017,35(33):4112-4118.
[14]LEUNG A K C,WONG A H C,HON K L. Community-acquired pneumonia in children[J]. Recent Pat Inflamm Allergy Drug Dis,2018,12(2):136-144.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