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儿科医学 >

儿科重症监护室机械通气管路细菌定植分析及呼吸机相关肺炎的预防

时间:2021-02-01 08:1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分析儿科重症监护室(PICU)机械通气管路细菌定植结果,进一步探讨呼吸机相关肺炎(VAP)的预防措施。方法:选取2018年1-10月我院PICU行机械通气的患儿164例,采集患儿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不同部位(包括螺纹管进出口端、进出气端冷凝水、Y型接口处、湿化罐口处)标本进行细菌培养,观察VAP发生率、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的细菌培养结果及细菌分布情况。结果:PICU患儿VAP发生率为17.07%(28/164);机械通气时间越长,VAP发生率越高(P<0.05);机械通气0~3 d、4~7 d和>7 d患儿的下呼吸道细菌培养阳性率依次升高(P<0.05);螺纹管进出口端和湿化罐口处的定植细菌培养阳性率均低于进出气端冷凝水和Y型接口处(P<0.05);下呼吸道培养出细菌142株(49.13%),呼吸机管路培养出147株(50.87%),符合率为96.60%(142/147);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培养出细菌均以革兰阴性菌为主,占55.71%,其中下呼吸道培养出76株(26.30%),呼吸机管路培养出85株(29.41%),符合率为89.41%;下呼吸道培养结果与呼吸机管路细菌培养结果呈正相关(r=0.914,P<0.05)。结论: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培养出细菌情况基本一致,提示VAP的发生与呼吸机管路中的细菌定植情况关系密切,临床应尽早使患儿脱离呼吸机,注重机械通气管路消毒工作,方可有效预防VAP的发生。
关键词:儿科重症监护室 机械通气管路 细菌定植 呼吸机相关肺炎 儿童

机械通气是儿科重症监护室(PICU)常见防治呼吸衰竭的方法,具有简便及时、操作灵活、疗效可靠等临床应用优势[1]。随着机械通气大规模应用于PICU患儿呼吸衰竭的临床防治,也出现了诸多由机械通气导致的临床问题,如呼吸机相关肺炎(VAP)就是临床重点关注的PICU机械通气并发症[2]。PICU在临床救治中的特殊性决定了机械通气的大量使用。VAP与呼吸道感染及呼吸机管路定植细菌间存在密切关系,导致近年来VAP报道案例逐年增多,国外PICU机械通气72 h的VAP发生率约为10%[3-4],国内约为13%[3]。PICU监护治疗中,患儿若出现VAP,必然会导致治疗时间延长,医疗费用增加,也会对临床预后产生重要的影响。因此,本研究分析了PICU机械通气管路细菌定植情况,并进一步探讨VAP的预防措施。

1 资料和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1-10月我院PICU行机械通气的患儿164例,其中男81例,女83例,年龄(335.6±45.8) d,体质量(12.1±3.8) kg。入住PICU病因分布:脑膜炎36例,先天性心脏病23例,重症外伤32例,其他病因73例。入选小儿经口插管通气112例,经鼻插管通气52例。患儿家属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方案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1.2 纳入标准和排除标准
1.2.1 纳入标准
(1)体质量≥3 kg;(2) PICU机械通气时间≥48 h;(3)基础病治疗顺利,病情稳定。
1.2.2 排除标准
(1)年龄<28 d;(2)机械通气过程中死亡或病情进展;(3)基础疾病诊断存在争议;(4)重症肺炎。
1.3 研究方法
采集患儿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不同部位(包括螺纹管进出口端、进出气端冷凝水、Y型接口处、湿化罐口处)标本,进行定植细菌培养。下呼吸道标本采集时间为抗生素应用之前或距离上一次抗生素应用12 h后。呼吸机管路部位标本采集使用洁净卫生棉。标本采集后置于无菌容器送实验室进行细菌检测。检测仪器为全自动微生物分析仪[VITEK 2 COMPACT,生物梅里埃公司,器械准字(进) H8121504)],检测步骤按照相关标准进行。
1.4 观察指标
观察指标包括VAP发生率、下呼吸道细菌培养结果、呼吸机管路细菌培养结果及细菌培养种类分布情况等。参照PICU小儿VAP诊断标准[6],PICU机械通气期间出现以下任何1种或以上情况,则判定为PICU小儿VAP:(1)机械通气48 h明确诊断肺炎,且胸部X片可见肺部病变;(2)体温>38℃,且持续2 h以上;(3)气管明确可见脓性分泌物;(4)除原有感染病原体外,新检测出肺炎相关病原菌。
1.5 统计学方法
应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计量资料以±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多组间比较采用秩和检验,应用Spearman相关性分析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细菌培养结果的相关性,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PICU小儿VAP与一般资料的相关性
164例PICU患儿VAP发生率为17.07%(28/164)。不同年龄、性别及基础疾病的VAP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PICU机械通气时间越长,VAP发生率越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VAP与患儿一般资料的相关性

2.2 不同机械通气时间的下呼吸道细菌培养结果
164例PICU患儿全部机械通气0~3 d,90例机械通气4~7 d,32例机械通气时间>7 d。机械通气0~3 d、4~7 d和>7 d患儿的下呼吸道细菌培养阳性率依次升高,分别为10.98%、21.11%和34.38%,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不同机械通气时间下呼吸道细菌培养结果

2.3 呼吸机管路细菌培养结果
呼吸机管路细菌培养结果显示,螺纹管进出口端和湿化罐口处的定植细菌培养阳性率均低于进出气端冷凝水和Y型接口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呼吸机管路定植细菌培养结果

2.4 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定植细菌培养符合率
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共培养出细菌289株,下呼吸道培养出142株(49.13%),呼吸机管路培养出147株(50.87%),下呼吸道与呼吸机管路细菌株数符合率为96.60%(142/147)。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培养出细菌均以革兰阴性菌为主,共161株,占55.71%,其中下呼吸道培养出76株,占26.30%,呼吸机管路培养出85株,占29.41%,符合率为89.41%。Spearman相关性分析显示,下呼吸道培养结果与呼吸机管路定植细菌结果呈正相关(r=0.914,P<0.05)。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培养出细菌种类以肺炎克雷伯菌、阴沟肠杆菌、肺炎链球菌、白色假丝酵母菌占比较高,均达到10%以上。见表4。
表4 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细菌培养种类

3 讨论

PICU机械通气主要设备为呼吸机,该设备是一个相对密封的环境,其空气加热和加湿是各种细菌生长的温床[7]。呼吸机内部冷凝水是由于管内空气遇到温度较低的管壁形成,内部冷凝水是各种细菌的聚集地,且细菌生长带来交叉感染,极易导致小儿VAP的发生[8]。本研究164例PICU患儿VAP发生率为17.07%(28/164),略高于国内文献报道水平(13.00%)[9],提示我院PICU机械通气需高度重视VAP的预防工作。有研究显示,呼吸机回路中细菌生长速度与机械通气时间呈正比,即机械通气时间越长,PICU患儿的VAP发生率越高[10]。本研究也证实了PICU机械通气时间为0~3d、4~7 d、>7 d时,PICU患儿的VAP发生率分别为5.41%、24.14%和31.25%,提示PICU患儿的VAP发生率与机械通气时间有关,长时间机械通气有利于呼吸机回路中细菌的生长[11]。本研究中机械通气0~3 d、4~7 d和>7 d患儿的下呼吸道细菌培养阳性率依次升高,分别为10.98%、21.11%和34.38%,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在PICU临床治疗中,应尽量缩短机械通气时间,方可有效预防PICU小儿的VAP。
呼吸机及时更换和消毒也是预防PICU小儿VAP发生的重要措施[12]。本研究呼吸机管路定植细菌培养结果显示,螺纹管进出口端和湿化罐口处的细菌培养阳性率均显著低于进出气端冷凝水和Y型接口处,提示进出气端冷凝水和Y型接口处的及时消毒可减少呼吸机上细菌定植,避免交叉感染所导致的VAP。进出气端冷凝水是呼吸机最接近患儿的部位,且细菌定植方向也与气流流动方向一致,可能导致进出气端冷凝水深入患儿下呼吸道,成为外因所导致的内源性细菌,产生肺部、胃肠道和口咽部细菌感染[13-14]。而Y型接口处是临床操作中接触最多的部位,也是易导致细菌生长的关键部位[15-16],因此需注重呼吸机进出气端冷凝水清除工作和Y型接口处的消毒工作,同时需注意临床规范操作,如为患儿选择合适体位、适时进行口腔卫生护理、呼吸机操作时带手套等,以减少交叉感染所导致的VAP[17-18]。此外,本研究分析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细菌培养结果显示,下呼吸道和呼吸机管路定植培养细菌株数量符合率高达96.60%(142/147),下呼吸道及呼吸机管路培养出细菌均以革兰阴性菌为主,共161株,占55.71%,其中下呼吸道培养出76株(26.30%),呼吸机管路培养出85株(29.41%),符合率为89.41%。下呼吸道培养结果与呼吸机管路定植细菌结果呈正相关(r=0.914,P<0.05)。下呼吸道细菌培养结果与呼吸机管路定植细菌培养结果基本一致,提示下呼吸道细菌感染可能与呼吸机管路细菌传递有关。因此,呼吸机管路消毒与下呼吸道护理在PICU患儿的VAP预防中同等重要,需密切关注肺炎克雷伯菌、阴沟肠杆菌等革兰阴性菌引起的交叉感染[19-20]。
综上所述,本研究分析了PICU机械通气管路细菌定植情况,并进一步探讨了VAP的预防措施,结果显示PICU中VAP的发生与呼吸机管路中的细菌定植情况关系密切,临床应尽早使患儿脱离呼吸机,注重机械通气管路消毒工作,尤其是呼吸机进出气端冷凝水清除工作和Y型接口处的消毒工作,方能有效预防PICU中VAP的发生。

参考文献
[1]陈雯雯.优质护理服务在预防NICU新生儿呼吸机相关性肺炎中的应用价值[J].医疗装备,2018,31(24):199-200.
[2]侯平次.探究新生儿ICU呼吸机致呼吸机相关肺炎的护理对策[J/OL].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电子杂志,2018(36):102-103.
[3]FOREL J M,VOILLET F S,PULINA D,et al. Ventilatorassociated pneumonia and ICU mortality in severe ARDS patients ventilated according to a lung-protective strategy[J]. Crit Care,2017,16(2):365-374
[4]AL-THAQAFY M S, EL-SAED A, ARABI Y M, et al.Association of compliance of ventilator bundle with incidence of ventilator-associated pneumonia and ventilator utilization among critical patients over 4 years[J]. Ann Thorac Med,2016,9(4):221-226.
[5]张桂花,贾雁平.新生儿呼吸机相关肺炎的病原学分析和高危因素研究[J].贵州医药,2018,42(11):1333-1334.
[6]GORMAN S K,STEWART L M,SLAVIK R S,et al. Identifying missed opportunities to curtail antimicrobial therapy for presumed ventila tor associated pneumonia using the clinical pulmonary infection score[J]. Can J Hosp Pharm,2017,62(3):217-225.
[7]施佰丽.小儿先天性心脏病心内直视术呼吸机相关肺炎的危险因素及护理对策[J/OL].全科口腔医学电子杂志,2018(34):107-108.
[8]黄玉萍,黄敏燕,谢晓梅,等.机械通气脑病患者呼吸机相关肺炎的病原菌分布和危险因素分析[J].中国消毒学杂志,2018,35(11):847-849.
[9]范允舟,戴頔,卢琳,等.过氧化氢气溶胶空气消毒对呼吸机相关肺炎的防控效果分析[J].中国消毒学杂志,2018,35(11):822-824.
[10]赵兴芬,王红霞,孙敏,等.外科重症监护室呼吸机相关性肺炎危险因素分析及护理对策[J].泰山医学院学报,2018,39(12):1471-1472.
[11]孙竹筠.呼吸机相关性肺炎患者应用盐酸氨溴索雾化吸入治疗的临床研究[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18,24(21):120-121.
[12]魏雯雯.护理干预模式预防ICU病房呼吸机相关肺炎的临床效果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93):275.
[13]ZOLFAGHARI P S,WYNCOLL D L. The tracheal tube:gateway to ventila-tor-associated pneumonia[J]. Crit Care,2014,15(5):310-314.
[14]闵新珍,黄汉鹏,戴春晖,等.呼吸机相关性肺炎的影响因素及预防对策研究[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8,28(21):3230-3233.
[15]LI L,AI Z,LI L M,et al. Can routine oral care with antiseptics prevent ventilator-associated pneumonia in patients receiving mechanical ventilation? An update meta-analysis from 17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J]. Int J Clin Exp Med,2015,8(2):1645-1657.
[16]马琳,孟明哲,荆攀攀,等.聚焦解决护理模式在呼吸机相关性肺炎患者中的应用[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8,15(21):29-31.
[17]CHOUDHURY T W,SOLOMONICA A M,BAGUR T L,et al.Intravascular imaging for cardiac arrest with “normal”coronary arteriography[J]. Cardiovascular revascularization medicine,2018,14(7):165-179.
[18]黄朗斯,张娜.ICU重症病人护理工作中实施综合护理干预对降低呼吸机相关性肺炎发生率的效果探讨[J/OL].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8,3(44):90.
[19]李杨杨,宋敏,李莉,等.呼吸机相关肺炎肺泡灌洗液标志物检测的意义[J].临床肺科杂志,2018,23(11):2028-2030.
[20]王兆霞,张起,侯慧峰,等.呼吸机相关肺炎相关因素分析及综合干预措施的预防效果[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8,28(19):2924-2927.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