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妇科医学 >

马来酸麦角新碱三针法在瘢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妇中的应用效果

时间:2020-09-16 08:0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 探讨马来酸麦角新碱三针法在瘢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妇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选取2016年10月~2018年10月我院收治的146例瘢痕子宫再次妊娠(单胎、足月、剖宫产)产妇作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73例)与观察组(73例),对照组采用缩宫素持续静脉滴注,观察组采用马来酸麦角新碱三针法,比较两组的生化指标、产程、临床疗效、产后出血及不良反应发生情况。结果 两组术后的血红蛋白水平均低于术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术后的血红蛋白水平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的第三产程、术后住院时间短于对照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术中出血量、产后2 h出血量、产后24 h出血量少于对照组,不良反应总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马来酸麦角新碱三针法可缩短瘢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妇的产程,减少出血量,疗效好且安全性高。
  关键词:马来酸麦角新碱 瘢痕子宫 产后出血 缩宫素 不良反应

  瘢痕子宫是剖宫产术、肌壁间肌瘤剥除术、人工流产术等术式造成的子宫壁纤维化,在临床上较为常见,且近年来,随着国家“二孩”政策的放开,很多产妇选择了二次妊娠,使得瘢痕子宫再次妊娠的发生率显着增加[1-2]。瘢痕子宫再次妊娠可能发生子宫破裂、产后出血、前置胎盘等并发症,行剖宫产分娩时,可加重子宫的损伤,更易发生感染、切口愈合不良等手术并发症,其中产后出血是造成产妇产后死亡的常见病因[3-4],应当予以重视。目前,临床预防瘢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后出血的方法有很多,但不同用药的疗效不一[5-6]。马来酸麦角新碱三针法是一种新型的治疗方案,是否适用于预防瘢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后出血,临床报道较少,因而开展此次研究,以探讨马来酸麦角新碱三针法预防瘢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后出血的临床效果,发现疗效显着且安全性高,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10月~2018年10月我院收治的146例瘢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妇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单胎、足月、剖宫产,产妇均对研究知情同意,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排除标准:患有器质性疾病、精神性疾病、手术禁忌证的产妇。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73例)和观察组(73例)。对照组中,年龄26~35岁,平均(29.3±1.8)岁;孕次2~6次,平均(3.1±0.8)次;孕龄39~41周,平均(40.2±0.5)周。观察组中,年龄26~36岁,平均(29.4±1.7)岁;孕次2~6次,平均(3.0±0.9)次;孕龄39~41周,平均(40.1±0.6)周。两组产妇的年龄、孕次、孕龄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对照组产妇实施缩宫素(成都圣诺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生产批号20160507)持续静脉滴注。将缩宫素10μl加入到生理盐水(辰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批号20160712)250 ml中,在胎盘娩出后,立即给予产妇持续静脉滴注,每组8 h,持续用药24 h。
  观察组产妇实施马来酸麦角新碱(成都倍特药业有限公司,生产批号20160613)三针法。在胎盘娩出后,立即向产妇子宫体部注射马来酸麦角新碱0.2 mg,即第1针;手术结束后,回到病房,当产妇手术推床转至病床时,向产妇深部肌内注射马来酸麦角新碱0.2 mg,即第2针;12 h后再次给予产妇深部肌肉注射马来酸麦角新碱0.2 mg,即第3针。
  1.3 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于手术前后行生化指标(血红蛋白)检测,并记录血压(舒张压、收缩压)和血氧饱和度。全面记录两组产妇的术中出血量和产后出血情况(产后2 h出血、产后24 h出血),并记录两组产妇的产程(第三产程)、临床疗效、术后住院时间、不良反应发生情况(恶心呕吐、头晕头痛、呼吸困难)。
  临床疗效标准[7]:(1)显效。用药15 min内,产妇子宫明显收缩,且出血量明显减少。(2)有效。用药15 min内,产妇子宫收缩较好,出血量有减少。(3)无效。用药15 min内,产妇子宫未见收缩,出血未减少。总有效=显效+有效。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产妇手术前后生化指标的比较
  术前,两组患者的血红蛋白、血氧饱和度、收缩压和舒张压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两组患者的血红蛋白水平低于术前,观察组的血红蛋白水平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术后的血氧饱和度、收缩压和舒张压与术前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术后的血氧饱和度、收缩压和舒张压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1)。
  表1 两组产妇手术前后生化指标的比较(±s)
  
  2.2 两组产妇产程的比较
  观察组第三产程为(3.14±0.89)min,短于对照组的(6.78±1.56)min,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17.316,P=0.000)。
  2.3 两组产妇临床疗效的比较
  观察组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表2 两组产妇临床疗效的比较[n(%)]
  
  2.4 两组产妇术中出血量、产后出血量及术后住院时间的比较
  观察组术中出血量、产后2 h出血量、产后24 h出血量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术后住院时间短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3)。
  表3 两组产妇术中出血量、产后出血量及术后住院时间的比较(±s)  

  
  2.5 两组产妇不良反应发生情况的比较
  观察组的不良反应总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4)。
  表4 两组产妇不良反应发生情况的比较[n(%)]
  

  3 讨论

  诸多研究显示[8-9],剖宫产是导致瘢痕子宫发生的主要原因。而产后出血是剖宫产的常见术后并发症,也是造成产妇死亡的重要病因,在正常情况下,胎儿娩出后,子宫平滑肌收缩会压迫血管,发挥止血作用,但如果产妇出现了宫缩乏力,有可能造成子宫不能正常收缩,继而引发出血增加,会对产妇造成致命威胁。因而认为,宫缩乏力是产后出血的主要因素[10-11]。
  瘢痕子宫再次妊娠较为常见,不同于首次妊娠,由于子宫瘢痕的存在,子宫下段肌纤维的弹性会大幅降低,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正常宫缩,容易造成术后宫缩乏力,而出现产后出血,继而危及产妇生命[12-13]。为此,如何预防瘢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妇产后出血,成为产科医生关注的热点话题。
  本研究结果显示,两组产妇术后血红蛋白较术前显着降低;观察组产妇术后血红蛋白高于对照组;观察组产妇术中出血量、产后2 h出血量、产后24 h出血量均少于对照组;观察组产妇术后住院时间短于对照组(P<0.05),提示马来酸麦角新碱较缩宫素预防产后出血的效果更好[14-15],其中,缩宫素是临床应用的一线药物,具有价格低、起效快等优点,虽然可以快速作用于机体子宫,提高受体饱和性,加强宫缩,但作用时间较短,且个体敏感度的差异性较大,大剂量使用会增加不良反应风险,应当引起重视。而马来酸麦角新碱则不同,它属于半合成麦角生物碱,可有效刺激子宫平滑肌产生兴奋作用,不仅可以提高产妇宫颈部的收缩作用,还可产生强制性的收缩效果,作用更为持久,对预防和控制产后出血的效果会大幅提升,这将有助于缩短产妇的治疗时间和术后住院时间,更易为产妇所接受。
  观察组产妇第三产程短于对照组,且观察组产妇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观察组产妇不良反应总发生率低于对照组(P<0.05),提示马来酸麦角新碱三针法预防瘢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后出血的效果显着,还有助于缩短第三产程,且安全性较高,分析如下:马来酸麦角新碱三针法的给药方式较为简单,可直接实施子宫体注射或深部肌内注射,无需开通静脉输液通路,产妇可在术后获得更好的休息,有助于及早恢复,缩短恢复时间。
  综上所述,马来酸麦角新碱三针法预防瘢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后出血的效果显着,且安全性高,值得临床推广使用。但此次研究也存在一定弊端,样本量较少,可进一步扩大样本量,以提高研究价值。

  参考文献
  [1]张雪,刘凯波,刘凤杰,等.北京市“单独二孩”政策对高危妊娠变化的初步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5,30(24):4100-4102.
  [2]熊小军,张飞忠,周琼.二孩政策开放前后高危妊娠分布变化情况分析[J].当代医学,2019,25(19):80-82.
  [3]王卫珍.瘢痕子宫再次妊娠经阴道分娩与剖宫产的母婴结局对比[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6,9(15):124-125.
  [4]金丽娟.剖宫产与经阴道分娩对瘢痕子宫再次妊娠结局的影响比较[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6,8(22):119-120.
  [5]孙梅玲,赵丽娜.卡前列素氨丁三醇注射液联合缩宫素对妊娠晚期瘢痕子宫产后出血的影响[J].实用妇科内分泌杂志(电子版),2018,5(21):83-84.
  [6]何立梅,罗清,冯倩,等.卡前列甲酯栓联合葡萄糖酸钙防治瘢痕子宫阴道分娩产后出血的临床研究[J].中国计划生育和妇产科,2019,11(1):58-60.
  [7]唐翠兰,戴云先,何晓清,等.马来酸麦角新碱、缩宫素及卡前列素氨丁三醇对产后出血的防治效果观察[J].中国处方药,2019,17(7):8-9.
  [8]王萍.剖宫产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分娩方式的临床探讨[J].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电子杂志,2018,6(30):66-67.
  [9]周丽,方娜.剖宫产术后再次妊娠及非瘢痕子宫再次妊娠的围产结局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8,33(20):23-25.
  [10]毛晓兰.卡前列甲酯栓联合卡前列素氨丁三醇注射液在宫缩乏力性产后出血患者中的应用观察[J].疾病监测与控制,2018,12(5):23-25.
  [11]王红梅.卡前列素氨丁三醇注射液联合改良子宫背带式缝合术在宫缩乏力性产后出血患者中的应用及安全性分析[J].吉林医学,2018,39(10):115-116.
  [12]周宇航,邓丛重,熊军艳,等.瘢痕子宫产妇再次妊娠分娩方式的选择与母婴结局分析[J].中国妇产科临床杂志,2018,19(3):247-248.
  [13]蒋美琴,陈霞,凌静.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的临床结局及可行性分析[J].川北医学院学报,2016,31(5):700-703.
  [14]宋小侠,卢燕玲,翁廷松,等.马来酸麦角新碱、卡贝缩宫素及卡前列素氨丁三醇预防和治疗宫缩乏力性产后出血效果的比较[J].广东医学,2017,38(18):2850-2852,2855.
  [15]蔡怡琦,汤云仙,杨如,等.缩宫素与马来酸麦角新碱预防高危产妇产后出血效果对比[J].中国病案,2018,19(11):106-109.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