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骨科 >

甘肃省某热力发电厂职业卫生学调查与评价

时间:2020-09-04 08:41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 了解南昌市三级医院护士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的现状并分析其影响因素,为进一步制定针对性干预措施提供参考依据。方法 采用方便抽样法,于2019年2—3月采用一般资料问卷、护士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症状自评问卷对南昌市4所三级医院1 284名临床护士进行调查,并对数据进行分析。结果 南昌市三级医院护理人员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患病人数为1 037例,患病率为80.76%,≥2个部位患病人数为948例,患病率为73.83%。年龄、低头工作时间、工作弯腰时间、日均搬运患者频次、工作强度、工作环境舒适度及防护措施是护理人员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的主要影响因素(均P<0.05)。结论 南昌市三级医院护士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发病率高,护理管理者应根据影响因素采取针对性干预措施,降低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患病率,提升护理人员身心健康,促进护理队伍健康发展。
  关键词:护士 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 影响因素

  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OMSI)是指由于工作而引起的一系列肌肉骨骼损伤,主要表现为肌肉和骨关节系统功能障碍[1]。由于临床护理工作的高负荷、高强度及三班轮值等特殊性,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是护士高发职业病之一。相关研究显示,国外临床护士OMSI发病率为40%~80%[2-4],而我国护士OMSI发病率为56%~92%[5-7],不同地区发病率不同。OMSI不仅影响护士生理健康,同时也是造成护理人力资源流失,影响护理质量的主要原因[8]。目前尚未检索到有关江西省护理人员OMSI相关研究。因此,本研究旨在了解江西省南昌市三级医院护理人员OMSI发病率及相关影响因素,为进一步提升护士生理健康,稳定护理人才队伍,提升护理质量提供参考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本研究已通过医院伦理委员审查。采用便利抽样法,于2019年2—3月选取南昌市4所三级医院1 284名临床护理人员为调查对象。纳入标准:具有护士执业资格;正式职工且工作1年及以上;知情同意,自愿参加。排除标准:进修护士;曾因脊柱疾病、外伤等非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患者;妊娠1年内或哺乳期护士。
  1.2 方法
  1.2.1 调查工具
  1.2.1. 1 一般资料问卷
  在文献分析结合专家咨询基础上自拟一般资料问卷[9-10],主要包括人口学信息:年龄、性别、婚姻状况、体质指数、工龄、学历、职称及科室等;职业因素:低头工作时间、每小时弯腰次数、工作弯腰时间、日均搬运患者频次及工作坐姿时间;组织管理因素:工作是否间歇休息、日均工作时间和夜班频次;心理因素:工作强度、工作紧张度、工作满意度及工作环境舒适度;生活习惯:参加运动、防护措施、家务劳动、吸烟史和饮酒史。
  1.2.1. 2 护士OMSI症状自评问卷该问卷是结合我国护
  理职业特点修订的北欧职业性OMSI症状自评量表[11],量表具有良好信效度。问卷包括9个条目,主要评价颈、肩、上背、肘、腰等9个部位过去1年和最近1周的疼痛情况,每个条目采用“是”或“否”评价,分别赋值“0”或“1”。其中有1个及以上部位出现疼痛、不适或麻木等症状超过24 h,休息后无缓解则定义为肌肉骨骼损伤。主要评价护理人员从工作至今、近1年内和近1周3个时间节点情况。本次调查前期预调查显示Cronbach’sα系数为0.872。
  1.2.2 质量控制
  成立以护士长为主的课题研究小组,调查员由具有2年以上工龄的临床护士担任。调查前对调查员进行统一培训,明确调查内容、目的、方法和填写要求。调查前取得护理部同意。向调查对象说明调查目的和填写注意事项,采用问卷星进行填写,对不理解条目解释后再填写。本次调查共回收1 415份,剔除问卷填写内容缺失5%或者明显规律作答问卷,共回收有效问卷1 284份,回收有效率90.74%。
  1.3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21.0进行分析,计量资料采用±s描述、计数资料采用频数描述。采用描述分析、单因素分析和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进行相关影响因素分析,检验水准为α=0.05。

  2 结果

  2.1 南昌市三级医院护理人员OMSI损伤现状
  本次调查1 284名护士中,工作至今患病人数为1 037例,患病率为80.76%;近1年患病人数为977例,患病率为76.09%;近1周患病人数为643例,患病率为50.08%。其中2个以上部位患病人数为948例,患病率为73.83%。护士身体各部位OMSI患病情况见表1。
  表1 南昌市三级医院护理人员身体各部位OMSI患病情况[例(%)] 
  
  2.2 不同特征护理人员OMSI损伤情况分析
  以是否有OMSI为因变量,年龄、性别、婚姻状况、体质指数、工龄及学历等为自变量。单因素分析显示,年龄、工龄、体质指数、职称、低头工作时间、工作弯腰时间、工作坐姿时间、日均搬运患者频次、日均工作时间、夜班频次、工作强度、工作环境舒适度、参加运动及防护措施是南昌市三级医院护士OMSI损伤的主要影响因素(均P<0.05)。见表2。

  表2 南昌市三级医院不同特征护理人员OMSI损伤情况[例(%)]
  
  2.3 南昌市三级医院护士OMSI损伤二元logistic分析
  以是否发生OMSI损伤为因变量,单因素分析有意义的年龄、工龄、体质指数、职称、低头工作时间、工作弯腰时间、工作坐姿时间、日均搬运患者频次、日均工作时间、夜班频次、工作强度、工作环境舒适度、参加运动及防护措施等为因变量。采用Enter引入法引入自变量,以αλ=0.05为进入标准,α出=0.10为排除标准,建立二元logistic回归方程。自变量赋值见表3。结果显示,年龄、低头工作时间、工作弯腰时间、日均搬运患者频次、工作强度、工作环境舒适度及防护措施是其主要影响因素(均P<0.05)。见表4。

  表3 自变量赋值情况
  
  表4 南昌市三级医院护理人员OMSI损伤二元logistic分析
  

  3 讨论

  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是由于工作所致的肌肉骨骼系统出现的症状和损伤,是常见职业病之一,严重影响个体身心健康与职业发展[8]。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南昌市三级医院护士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发生率为80.76%,发生率前5部位依次为腰(75.00%)、颈(65.89%)、肩(59.35%)、背(51.59%)和踝/足(44.86%),高于意大利(49.1%)和爱沙尼亚(48%)等欧洲国家[2,12],但低于我国唐山市(89.54%)、武汉市(88.00%)及上海市(91.4%)等地区[5,7,13]。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南昌地区三级医院护士OMSI总体发生率高,尤以腰、颈、肩等部位严重。主要考虑与护理工作特殊性及护理管理者与护士自身防护意识缺乏有关。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年龄是护士OMSI的主要影响因素,与文献[14]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单因素分析表明年龄越大,OMSI发生率越高,尤其以35岁以上护士为主。主要原因为年龄越大护士骨骼肌力量越小,高负荷的工作加速肌肉骨骼损伤;同时年龄越大,肌肉骨骼生理功能减退,负荷耐受降低,病理性改变致使疼痛等敏感性增加。加之女性随着年龄增加,内分泌改变,缺钙现象突出,易出现骨质疏松等[15]。因此,护理管理者应根据护士年龄层次合理排班及工作岗位安排,同时采取职业防护措施,提升护士职业防护知识和意识。
  本次调查结果表明,低头工作时间、工作弯腰时间及日均搬运患者频次等工作特点是护士OMSI的重要影响因素。MICHELE等[16]研究也说明不良姿势和大幅度弯腰等工效学因素是影响护士OMSI的重要危险因素。长时间低头、弯腰及搬运患者工作使局部肌肉组织处于紧张状态,致使血液循环障碍,局部组织缺血,酸性等代谢产物堆积,造成肌肉慢性疲劳,也影响骨关节系统的损伤,增加肌肉骨骼损伤。BAIN[17]也指出长时间的强迫体位是OMSI发生的重要因素。因此,护士应合理掌握工作节力原则,增加工作间歇休息次数,使肌肉骨骼系统得到放松。
  本次调查结果提示,工作强度和工作环境舒适度是护士OMSI的影响因素。工作强度越大,OMSI发生率越高。主要考虑与高强度工作使机体肌肉骨骼系统处于紧张状态,组织代谢降低,增加肌肉骨骼慢性损伤和疲劳有关。HOU等[18]的研究也提示工作负荷与OMSI发生呈正相关,高强度的工作负荷增加OMSI发生。工作环境舒适度是护士对工作环境的整体感知评价,工作环境舒适度越低,护士疲劳及抑郁等负性情绪应激反应就越高,一方面增加肌肉骨骼系统对组织损伤的易感性;另一方面也降低机体痛域,增加机体不舒适感的敏感性。因此,护理管理者应合理调配护理人力资源,平衡护士工作强度。同时创造良好的磁性医疗环境,多途径提升护士工作环境舒适度,以降低护士OMSI发生。
  本次调查发现,职业防护是护士OMSI的保护因素,采取职业防护措施的护士OMSI发生率低于未采取防护措施的护士,与文献[19]的研究结果一致。单因素分析显示,仅有32.09%护士采取职业防护措施。说明临床护士OMSI防护意识总体较弱。(1)可能与护士群体以女性为主,同时兼顾工作与照顾家庭双重责任,锻炼时机较少;(2)受教育培训体系影响,职业防护相关培训相对较少。因此,医疗机构应加强职业防护相关培训,提升护士职业防护知识与技能。同时组织开展多形式职业防护活动,提升护士职业防护能力。
  总之,南昌市三级医院临床护士OMSI发生率高,年龄、低头工作时间、工作弯腰时间、日均搬运患者频次、工作强度、工作环境舒适度及防护措施是其主要影响因素。护理管理者应根据影响因素制定针对性干预措施,降低临床护士OMSI发生率,促进护士身心健康发展,从而提升护理工作质量,稳定护理队伍发展,降低护士离职率。
  作者声明本文无实际或潜在的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1]YAN P,LI F,ZHANG L,et al.Prevalence of work-related musculoskeletal disorders in the nurses working in hospitals of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J].Pain Res Manag,2017,1(51):1-7.
  [2]AMIN N,NORDIN R,FATT Q,et al.Relationship between psychosocial risk factors and work-related musculoskeletal disorders among public hospital nurses in Malaysia[J].Ann Occup Environ Med,2014,26(1):1-9.
  [3]LEE S,LEE J,GERSHON R.Musculoskeletal Symptoms in nurses in the early implementation phase of california\'s safe patient handling legislation[J].Res Nurs Health,2015,38(3):183-193.
  [4]SEZGIN D,ESIN M.Predisposing factors for musculoskeletal symptoms in intensive care unit nurses[J].Int Nurs Rev,2014,62(1):92-101.
  [5]张炜琦,李丹,桂芬.武汉市护士群体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及其影响因素[J].职业与健康,2016,32(11):1469-1472
  [6]王亚南,颜萍,黄阿美,等.三级甲等医院护理人员职业性肌肉骨骼疾病损伤及其防护知识、态度、行为现状[J].护理研究,2017,31(3):294-298.
  [7]程长春,王吉平,吴玲玲,等.上海市某医院护理人员肌肉骨骼疾患调查及其危险因素的分析[J].环境与职业医学,2017,34(1):15-21.
  [8]LEE S,FAUCETT J,GILLEN M,et al.Risk Perception of musculoskeletal injury among critical care nurses[J].Nurs Res,2013,62(1):36-44.
  [9]莫文娟,张平.湘南地区三级甲等医院护士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的调查[J].护理管理杂志,2011,11(1):20-23.
  [10]黄阿美,颜萍,王亚南,等.南疆地区护士职业性肌肉骨骼疾患发生的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研究,2016,30(25):3107-3111
  [11]R ATZON N,YAROS T,MIZLIK A,et al.Musuloskeletal symptoms amongdentists in relation to work pustare[J].WORK,2000,15(3):153-158.
  [12]FREIMANN T,COGGON D,MERISALU E,et al.Risk factors for musculoskeletal pain amongst nurses in Estonia:A cross-sectional study[J].BMC Musculoskelet Disord,2013,14(1):334.
  [13]刘英宇,庞淑兰,安美静,等.唐山市某医院护理人员职业性肌肉骨骼疾患现况调查[J].中国工业医学杂志,2015,28(2):127-129.
  [14]PELISSIER C,FONTANA L,FORT E,et al.Occupational risk factors for upper-limb and neck musculoskeletal disorder among health-care staff in nursing homes for the elderly in France[J].Ind Health,2014,52(4):334-346.
  [15]刘金彦,刘娜,任宛丽.女性医护人员骨质疏松患病率调查及影响因素分析[J].实用预防医学,2019,26(2):95-97.
  [16]MICHELE C,CECILIA P,MARIO F,et al.Physical and psychosocial risk factors for musculoskeletal disorders in Brazilian and Italian nurses[J].Cad Saude Publica,2012,28(9):1632-1642..
  [17]BAIN E.Assessing for occupational hazards[J].Am J Nurs,2000,100(1):96.
  [18]HOU J,SHIAO J.Risk factors for musculoskeletal discomfort in nurses[J].Nurs Res,2006,14(3):228-236.
  [19]杜建荷,何雪辉,胡雅萍,等.护士职业性肌肉骨骼损伤调查研究[J].河北医药,2016,38(8):1266-1268.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