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口腔 >

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对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咬合重建的作用

时间:2021-01-14 08:1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 探讨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对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咬合重建的作用。方法 选取2018年5月至2019年10月厦门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收治的86例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和试验组,每组43例。对照组采用常规义齿修复治疗,试验组采用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修复治疗,比较两组治疗前、垫治疗3个月后、义齿修复3个月后的肌压痛、关节区压痛、弹响音、下颌运动障碍评分及关节前间隙、后间隙、上间隙变化,临床疗效,静息和最大紧咬状态下颞肌前束(TA)、咬肌(MM)肌电变化。结果 治疗后,两组肌压痛、关节区压痛、弹响音、下颌运动障碍评分均逐渐下降,且义齿修复3个月后试验组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治疗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关节前间隙均逐渐下降,且义齿修复3个月后试验组关节前间隙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关节后间隙、上间隙均逐渐升高,且义齿修复3个月后试验组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静息下TA、MM肌电均逐渐下降,且义齿修复3个月后试验组均低于对照组,最大紧咬状态下TA、MM肌电变化趋势相反,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将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应用于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中,可减轻症状,提升疗效,改善肌电活动,促进咬合重建。
关键词: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 义齿 咬合重建

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是口腔颌面部常见疾病,患者在患病后常出现肌压痛、关节区压痛、弹响音、下颌运动障碍等症状。据调查显示,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的患病率为28%~40%,且多发于20~40岁女性,包括咀嚼肌紊乱、结构紊乱、关节炎症和骨关节病4类,常影响咀嚼功能[1]。目前,临床上针对此类病症多主张采用非手术治疗,将垫和义齿修复配合使用有助于恢复局部解剖结构关系,促进咬合重建,改善患者的咀嚼功能[2]。但是,患者行传统义齿修复矫正后,关节间隙往往难以得到有效控制,使局部解剖结构恢复效果不理想,同时咬合重建的效果也有待提升[3]。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是一种新型的义齿,也是一种冠外精密附着体,属于嵌锁型固位装置。既往报道显示,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修复牙列重度磨耗伴牙列缺损患者可恢复咬合关系,促进牙合重建[4-5]。但将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应用于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中是否可促进咬合重建鲜少报道。鉴于此,本研究探讨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对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咬合重建的作用,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5月至2019年10月我院收治的86例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和试验组,每组43例。对照组男12例,女31例;年龄29~62岁,平均(37.85±6.52)岁;左侧患病15例,右侧患病17例,双侧患病11例;不良修复史18例;重度磨损患牙1~4颗,中位数2颗;牙列缺损患牙2~6颗,中位数3颗。试验组男14例,女29例;年龄31~65岁,平均(36.45±6.87)岁;左侧患病13例,右侧患病18例,双侧患病12例;不良修复史20例;重度磨损患牙1~4颗,中位数3颗;牙列缺损患牙2~6颗,中位数3颗。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申报医院伦理相关单位审批后通过。纳入标准:经锥形束CT(cone-beam computed tomography,CBCT)成像重建技术检查确诊为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6];符合垫+义齿修复治疗指征;自愿签署知情同意书,且积极配合随访。排除标准:合并精神障碍;伴有口腔颌面部外伤、肿瘤切除术后软组织缺损等;牙周健康状况不佳,如伴有急慢性牙周炎;存在其他类型口腔疾病,如牙髓炎、口腔溃疡、牙槽嵴严重萎缩等;因耳源性疾病、破伤风等引起的关节区疼痛、牙关紧闭;处于妊娠期或哺乳期;合并关节炎症或骨关节病。
1.2 方法
1.2.1 修复前准备
两组修复前均需完善口腔检查,包括口腔基础检查、颞下颌关节和咀嚼肌检查、影像学检查等,并经CBCT影像学检查关节间隙及髁突形态。
1.2.2垫治疗
采用垫进行暂时性修复治疗,调磨口内余留牙齿过高/过锐的牙尖,取模后灌模型,确定正中关系及垂直距离,咬合升高量<5 mm;根据颌位记录制作牙合调位性垫,后需调牙合抛光,嘱患者1~2周复诊,根据其感受和检查结果调牙合;3个月后行CBCT检查,观察关节间隙变化,如无异常不适,以此高度进行义齿修复治疗。
1.2.3 修复治疗
对照组采用常规义齿修复矫治,垫修复3个月后,取模,灌注模型,制作支架,确定正中咬合关系及垂直距离,排牙并进行试戴,充胶制作,指导患者取戴方法。试验组采用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修复矫治,去除垫,制备基牙,制作SD球帽式附着体及常规制作可摘局部义齿,教会患者摘戴附着体义齿可摘部分的方法。
1.3 观察指标
(1)比较治疗前、垫治疗3个月后、义齿修复3个月后肌压痛、关节区压痛、弹响音、下颌运动障碍评分,均采用4级评分法评价,对应症状的得分越高表明症状越严重。(2)比较治疗前、垫治疗3个月后、义齿修复3个月后关节前间隙、后间隙、上间隙变化,采用牙科专用锥形束CT检查并测得上述间隙变化。(3)在义齿修复3个月后评估两组的临床疗效,其中症状完全消失,咀嚼功能恢复正常、患者无任何不适为痊愈;症状显著减轻,咀嚼功能显著恢复,患者无不适感或仅有轻微不适为显效;症状有所减轻,咀嚼功能有所恢复,患者有不适但可接受为有效;症状未减轻甚至加重,咀嚼功能未恢复,患者有不可忍受的不适为无效[7];治疗有效率=(痊愈例数+显效例数+有效例数)/总例数×100%。(4)比较治疗前、垫治疗3个月后、义齿修复3个月后静息和最大紧咬状态下颞肌前束(temporal anterior,TA)、咬肌(masseter muscle,MM)肌电变化情况,使用K7肌电仪测量,并进行记录。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22.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若为重复测量数据,需采用重复测量方差分析,其中的每两个样本比较需采用LSD-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治疗效果比较
试验组治疗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治疗效果比较
组别 例数 痊愈
(例) 显效
(例) 有效
(例) 无效
(例) 治疗有效
[例(%)]
试验组 43 33 6 4 0 43(100.00)a
对照组 43 20 8 6 6 34( 79.07)
2.2 两组不同时间症状评分比较
治疗后,两组肌压痛、关节区压痛、弹响音、下颌运动障碍评分均逐渐下降,且义齿修复3个月后试验组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不同时间症状评分比较(分,x¯±s) 

2.3 两组不同时间关节间隙比较
治疗后,两组关节前间隙均逐渐下降,且义齿修复3个月后试验组关节前间隙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关节后间隙、上间隙均逐渐升高,且义齿修复3个月后试验组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两组不同时间关节间隙比较(μm,x¯±s)  

2.4 两组不同时间静息和最大紧咬状态下的TA、MM肌电比较
两组静息下TA、MM肌电均逐渐下降,且义齿修复3个月后试验组均低于对照组,最大紧咬状态下TA、MM肌电变化趋势相反,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表4 两组不同时间静息和最大紧咬状态下的 TA、MM肌电比较(μV,x¯±s)

3 讨论

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与精神、创伤、咬合、系统性病变及医源性因素等有关,可影响咬合关系和咀嚼功能。垫式暂时性修复配合常规可摘局部义齿永久性修复在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中有一定的疗效,尤其是以往有不良修复史的患者,可有效恢复牙合面解剖结构,促进咬合重建[8-9]。近年来,有研究表明,部分患者采用常规局部可摘除义齿修复难以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10]。因此,临床医师需针对此类患者探讨新的治疗方案以弥补常规疗法的不足。
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修复相较于常规义齿修复具有明显的优势,不仅符合生物力学、确保修复美观等,还可避免刚性附着体挤压造成的扭力,减小摩擦损失,确保与基托、卡环和口腔局部组织高度结合,从而恢复口腔的咬合关系和牙齿的咀嚼功能[11-12]。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修复取戴方便、生物性能高,可有效避免常规可摘局部义齿的不足[13]。
本研究结果显示,两组肌压痛、关节区压痛、弹响音、下颌运动障碍评分均逐渐下降,且义齿修复3个月后试验组上述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治疗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由此可知,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修复在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中有良好的应用价值,可显著减轻症状,提升疗效。Jose等[14]的研究报道显示,在重度牙列磨损和缺失患者中,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修复相较于常规局部可摘除义齿修复效果更佳,本研究与其报道结果相似。
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在临床治疗期间咬合重建的作用和意义巨大,如何有效恢复患者的局部咬合关系和肌电活动是目前该领域医务工作者关注的重点问题。本研究结果显示,两组关节后间隙、上间隙、最大紧咬状态下TA、MM肌电均逐渐升高,且义齿修复3个月后试验组上述指标均高于对照组,而关节前间隙、静息状态下TA、MM肌电变化趋势相反,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由此提示,将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修复应用于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中,有助于减小关节前间隙,增大关节后间隙和关节上间隙,恢复局部肌电活动。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修复符合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的生理特点和治疗需求,不仅可使缺失的患牙得到精准的修复,还可减轻患者的不适,控制由于各种不适导致的肌肉紧张痉挛,有助于恢复咬合关系,促进咬合重建,同时还可解除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的病因,提升疗效[15]。
综上所述,将SD球帽式附着体义齿应用于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中,不仅可缓解肌压痛、关节区压痛、弹响音、下颌运动障碍症状,增强临床疗效,还可恢复关节间隙和肌电活动,促进咬合重建,相较于常规局部可摘除义齿修复有显著的优势。

参考文献
[1]张志光,刘文静.颞下颌关节紊乱病与关节内压[J].口腔疾病防治,2018,26(2):69-74.
[2]Scariot R,Corso PFCL,Sebastiani AM,et al.The many faces of genetic contributions to temporomandibular joint disorder:an updated review[J].Orthod Craniofac Res,2018,21(4):186-201.
[3]张皓,李斯文,付佳欢,等.改良型治疗性义齿在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患者咬合重建中的应用[J].华西口腔医学杂志,2018,36(2):162-166.
[4]吴丽霞,魏克敏.球帽附着体修复牙列缺损/牙列缺失22例临床效果评价[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8,18(6):102-105.
[5]庄润涛,李钧,刘春梅,等.两种附着体种植覆盖义齿的临床效果比较[J].北京口腔医学,2018,26(1):19-22.
[6]王翰章,郑谦.口腔颌面外科学[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10:196-202.
[7]郑家伟.口腔颌面外科学精要[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172-180.
[8]Galea CJ,Dashow JE,Woerner JE.Congenital Abnormalities of the Temporomandibular Joint[J].Oral Maxillofac Surg Clin North Am,2018,30(1):71-82.
[9]Vier C,Almeida MB,Neves ML,et al.The effectiveness of dry needling for patients with orofacial pain associated with temporomandibular dysfunction: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Braz J Phys Ther,2019,23(1):3-11.
[10]Horswell BB,Sheikh J.Evaluation of Pain Syndromes,Headache,and Temporomandibular Joint Disorders in Children[J].Oral Maxillofac Surg Clin North Am,2018,30(1):11-24.
[11]邓刚,康彪,田华.两种附着体应用于下颌种植覆盖义齿修复的临床疗效比较[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2019,41(10):996-998,封3.
[12]Ferri J,Potier J,Maes JM,et al.Temporomandibular joint arthritis:Clinical,orthodontic,orthopaedic and surgical approaches[J].Int Orthod,2018,16(3):545-561.
[13]Dursun Ö,Çankaya T.Assessment of Temporomandibular Joint Dysfunction in Patients with Stroke[J].J Stroke Cerebrovasc Dis,2018,27(8):2141-2146.
[14]Jose A,Nagori SA,Arya S,et al.Hyoid bone syndrome masquerading as temporomandibular joint dysfunction[J].Br J Oral Maxillofac Surg,2019,57(5):477-478.
[15]周丹,宋红芳,王立坚,等.球帽附着体义齿分裂基托设计的三维有限元分析[J].北京口腔医学,2018,26(5):284-288.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