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临床医学 >

中药炮制对临床合理用药的影响

时间:2020-11-04 08:05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 研究中药炮制对临床合理用药的影响。方法 将2017年1月—2019年9月85例接受药物治疗的患者分为两组,其中42例接受未经炮制的中药治疗,43例接受炮制后的中药治疗,前者视作A组,后者视作B组,比较两组用药合理性情况。结果 B组药师技能水平评价中药物知识、操作技能、药物质量、药物管理评分分别为(92.13±3.38)分、(90.45±4.19)分、(92.38±2.46)分、(91.82±3.07)分,均高于A组(82.46±5.61)分、(81.49±5.37)分、(86.43±4.17)分、(82.37±4.61)分(P<0.05);B组有毒中药成分、中药用量不当、辩证用药不当、中药煎煮不当、中药污染、中药配伍不当各不合理用药发生率分别为0.00%、2.33%、2.33%、2.33%、0.00%、2.33%,均低于A组9.52%、14.29%、14.29%、16.67%、9.52%、16.67%(χ2=4.298、4.022、4.022、5.125、4.298、5.125,P<0.05);B组患者对用药治疗的满意度为93.02%,高于A组患者满意度76.19%(χ2=4.617,P<0.05)。结论 中药炮制后用于临床治疗中可减少不合理用药,提升临床合理用药率,保证药物治疗效果更好。
  关键词:中药炮制 临床合理用药 影响

  中药炮制指的是按照中医学相关理论,根据中药本身性质特点实施加工处理,中药炮制被认为是中医用药特色技术之一[1]。通过炮制中药能够使药材中化学成分含量升高或减少,部分化学成分经炮制甚至能够生成新物质,因此中药材在炮制后成分、外观、性质、药理都会出现改变,疗效也会产生差异[2-3]。此外,炮制中不同方法的应用可留取或抛却药材性能,增高活性成分含量,减少毒性成分含量,从而得到更强的药理作用[4-5]。临床中药治疗中存在一定不合理用药情况,该院通过进行中药炮制,有效提升了用药合理性,现选取2017年1月—2019年9月85例患者为研究对象,报道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以接受药物治疗的患者分为两组,其中42例接受未经炮制的中药治疗视作A组,43例接受炮制后的中药治疗视作B组,B组患者男20例,女23例;年龄20~68岁,平均(46.38±15.72)岁;药师20名,均为女性;年龄21~36岁之间;平均(28.64±5.13)岁。A组患者男21例。女22例;年龄平均(48.91±16.25)岁;药师20名,均为女性;年龄22~36岁之间;平均(28.93±5.19)岁。全部患者均签订研究知情同意书,且研究得到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开展。两组患者平均年龄、患者性别、药师平均年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方法
  两组均接受中药治疗,A组直接应用未经炮制的中药材熬取汤汁治疗;B组则选择经炮制后的中药熬取汤汁治疗,中药炮制的方法具体阐述如下。
  1.2.1 注重人员培训
  管理人员应该注重培养更多中药炮制人才,对现有人才也要注重定期开展专业培训,不断向炮制工作人员讲解中药炮制的正确流程,保证炮制工作开展的规范性,要求所有炮制工作人员都熟练掌握药材水分控制、药材部位选择、炮制火候把握等知识。每次培训结束后都要进行考核,未通过的炮制人员必须继续学习直到完成考核才可继续上岗。
  1.2.2 炮制流程严格遵守
  对药材进行炮制期间,必须严格控制好炮制的火候,严禁出现过火、欠火情况,对于有麦麸成分的中药材,火候太过会破坏其有效成分,而如果火候不够又会出现颜色上的不合格,不符合炮制目标,因此炮制人员必须做到标准执行炮制的各个流程,准确掌握炮制技巧。
  1.2.3 重视药材部位提取
  在对中药材进行炮制期间在对中药材进行炮制期间必须依照药物提取规程进行,按照草药的各个成分或比例,选择相应的方法提取。炮制进行前需要彻底清除非药物成分,严禁有混杂表现,防止药物效果受到影响。
  1.2.4 注重控制药材水分
  按照我国药典,严格控制药材中的水分含量,减低药材变质、发霉出现的风险。在炮制中药期间,必须保证严格按照药品性质选择相应干燥法,防止由于通风、天气的影响出现水分含量高出标本水平的情况,该院采取的干燥法包括烘干、阴干,证实作用明显。
  1.3 观察指标
  技能水平:选择两组患者治疗期间负责的药师分别20名,评估两组药师的技能水平,评估内容包括对药物知识的掌握、操作技能、对药物质量的把握、药物管理水平,每项分别100分,得分越高表示技能水平越高。
  用药合理性:比较两组患者用药治疗期间有毒中药成分、中药用量不当、辩证用药不当、中药煎煮不当、中药污染、中药配伍不当各不合理用药发生情况。
  患者满意度:比较两组患者对用药治疗的满意度,依据患者接受中药治疗期间的个人感受、用药效果、用药不良反应作为评价标准,结果分为满意、尚可、不满意,满意度=满意率+尚可率。
  1.4 统计方法
  采用SPSS 23.0统计学软件分析数据,计量资料用(x±s)表示,组间比较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n(%)]表示,组间比较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技能水平
  B组药师技能水平评价中药物知识、操作技能、药物质量、药物管理评分均明显高于A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药师技能水平比较
  
  2.2 用药合理性
  B组进行中药炮制后患者用药治疗期间有毒中药成分、中药用量不当、辩证用药不当、中药煎煮不当、中药污染、中药配伍不当各不合理用药发生率均低于A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患者治疗中用药合理性比较[n(%)]
  
  2.3 患者满意度
  B组患者对用药治疗的满意度为93.02%,明显高于A组患者的满意度76.19%(P<0.05),见表3。
  表3 两组患者对用药治疗的满意度比较[n(%)]
  

  3 讨论

  中药炮制的目的主要包括改变药性、减弱不良反应、减低毒性等,在改变药性方面,中药材生品与制品具有的药性差异,在临床上的应用也存在差异,中药材蒲黄生用时性滑,可发挥化瘀活血功效,炒制后性转为涩,主要发挥止血作用[6-7];何首乌生用性苦、泄,主要作用为润肠通便、消肿解毒,而结合黑豆汁拌蒸后另外可发挥强筋健骨、益精血、补肝肾的作用[8]。在减低不良反应方面,比如中药材瓜萎仁在经制霜处理后能够消除生品应用时可出现的呕吐不良反应[9];柏子仁服用生品时因为有滑肠,因此可能引起腹泻这一不良反应,经炮制去油制霜能够有效预防这一不良反应[10]。在减低毒性方面,如马钱子、半夏、川乌经炮制可有效减低毒性,甘遂、巴豆经炮制后不仅能减低毒性,同时还可减低腹泻的发生风险[11]。炮制对药材药性会产生影响,不同炮制方法影响不同,如醋制可入肝经,盐制可入肾经,蜜制可入脾经,去毒的炮制方法可选择水泡漂、净制、加热、去油制霜等[12-13]。
  该研究B组选择经炮制后的中药治疗,结果显示药师技能水平评价中药物知识、操作技能、药物质量、药物管理评分均较未经炮制的A组明显更高(P<0.05),提示中药炮制的开展能够增加药师对药物相关知识的了解,掌握更多用药治疗技能。该研究B组患者在用药期间各种不合理用药包括有毒中药成分、中药用量不当、辩证用药不当、中药煎煮不当、中药污染、中药配伍不当的发生率(0.00%、2.33%、2.33%、2.33%、0.00%、2.33%)均明显低于A组(9.52%、14.29%、14.29%、16.67%、9.52%、16.67%)(χ2=4.298、4.022、4.022、5.125、4.298、5.125,P<0.05),类似研究[14]显示,中药炮制组中药污染率(2.50%)、中药有毒成分率(0.00%)、中药用药不当率(5.00%)均明显低于A组(12.50%、10.00%、17.50%)(P<0.05),与该研究结果存在一致性。另该研究B组患者的满意度为93.02%,较A组满意度76.19%明显更高(χ2=4.617,P<0.05),提示中药炮制工作的开展能够有效提升用药安全性,减少不合理性,保证更高的用药合理性,用药效果更有保障,因而患者对治疗能够表达更高的满意度。
  综上所述,开展中药炮制工作有助于提升临床合理用药性,减少用药不合理情况,进一步保障患者用药效果,有良好推广价值。

  参考文献
  [1]赵鑫,毛雪.中药炮制中微波技术的应用及其有效性分析[J].山西医药杂志,2019,48(18):2233-2236.
  [2]王中华,窦志英,王洋,等.基于毛蕊花糖苷含量分析陈皮和砂仁在熟地黄炮制中的影响性研究[J].天津中医药,2019,36(12):1234-1240.
  [3]戴莹,翟华强,王宁宁,等.中药临方炮制现状与技术规范构建探讨[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9,26(3):8-10.
  [4]李群.炮制专家王琦论现代中药炮制研究的“2个时期3个阶段”[J].中成药,2018,40(12):2740-2743.
  [5]夏飞,上官晓雨,冯思亮,等.乌头中内生真菌的分离鉴定及其抑菌活性和机制研究[J].陕西科技大学学报,2019,37(6):66-72.
  [6]王诺琦,张莉,杨秀颖,等.动物类有毒中药“毒”的历史认识及现代研究[J].医药导报,2019,38(11):1425-1430.
  [7]叶喜德,祝婧,彭巧珍,等.传承中药炮制技术对中医药教育发展的影响[J].中国医药导报,2018,15(30):123-126.
  [8]邹宜諠,陈云,邵蓉,等.浅谈中药炮制及其辅料的监管现状与完善[J].中国新药杂志,2018,27(20):2346-2350.
  [9]王国军,张慧芳.试论开展中药临方炮制工作的意义与建议[J].浙江临床医学,2019,21(2):265-267.
  [10]王雅莉,胡光,张倩,等.炮制对中药的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的影响[J].重庆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9,33(5):127-136.
  [11]樊莹莹,王晨慧,姜庆丹.有毒中药不合理使用的现状及对策[J].中国药物警戒,2017,14(10):632-634.
  [12]孙桂凤,孙钊,张碧华.浅谈石莲子与苦石莲饮片的区别及临床合理应用[J].北京医学,2017,39(9):927,931.
  [13] Wu D,Huang X,Deng X,et al. Preparation of photoluminescent carbon nanodots b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d application as a probe for Hg2+[J].Analytical Methods,2013,5(12):3023.
  [14]雷志红.中药炮制对临床合理用药的影响[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7,10(11):94-95.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