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临床医学 >

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患者早期头部MRI检测的意义

时间:2021-01-28 08:15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分析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患者早期头部磁共振成像(MRI)检测的意义。方法回顾分析2017年1月~2019年1月诊治的86例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患者,均给予脑电图、CT及MRI检测。比较发病早期患者脑电图(EEG)、头部CT与MRI阳性检出率。结果CT检查阳性表现呈低密度病灶;EEG检查阳性表现为弥漫性高波幅θ波,部分出现棘波、尖波等癫痫放电活动;MRI检查阳性表现为长T1、长T2异常信号,散在、多发,分布于颞叶、额叶、皮质下及边缘系统等。CT与MRI阳性检出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x2=68.74,P<0.005),EEG与MRI阳性检出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x2=53.44,P<0.005),EEG与CT阳性检出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x2=1.40,P>0.05)。结论对可疑的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患者,结合患者的临床症状和体征进行有效的早期诊断,除CT、EEG等检测外,尽早对患者开展头部MRI检测,及时确诊并实施合理化治疗,减少致残率,有效降低误诊率。
关键词:精神异常 病毒性脑炎 头部 磁共振成像

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患者以精神行为异常为首发症状,到精神科诊疗时少部分为病毒性脑炎散发性[1-2],免疫学和脑脊液检查常表现为阴性,主要依据临床诊断。因此,临床极易将其误诊为功能性精神疾病,耽误患者治疗。本研究对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患者进行分析,旨在探讨有效的临床诊断方法,以期提高临床医师的诊断准确率,对患者早期确诊开辟治疗的新方法。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1月~2019年1月在本院诊治的86例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患者为研究对象,男45例,女41例;年龄16~59岁,平均(33.58±5.07)岁;发病至入院时间1~20 d,平均(11.06±3.17)d;住院治疗到转归时间1~56 d,平均(26.18±3.64)d。
1.2 纳入及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符合《ICD-10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中相关诊断标准;诊断为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病毒性脑炎的相关依据符合《实用神经病学》(第4版)的诊断标准;精神异常为急性发病且首次发作;经过脑电图(EEG)、CT、磁共振成像(MRI)确诊。排除标准:合并其他严重脑、躯体疾病者;年龄<16岁或>59岁;发病时间>20 d。
1.3 检查方法
患者在精神障碍发病住院后展开检测。EEG检测:选用EEG机(日本光电公司生产,型号:koden-4418),按国际标准法安置头皮电极,在病人处于安静状态下进行检测,描记方法采用单、双极导联,诱导进行睁闭眼以及过度换气的操作。CT检测:选用全身螺旋CT机(美国生产,PQ2000SV),设置扫描基线、听眦线、螺距1.1,层厚9 mm,10~12层。MRI检测:选用MR机(美国GE公司生产,型号:1.5 TSignaHorizonLX型),设置层厚和间隔分别为6、2 mm,T1WI400 ms/20 ms,T2WI3640 ms/89 ms。检测结果由经验丰富、高资历的技师进行分析及发出诊断报告。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1.0统计软件处理数据。计数资料以例(%)表示,采用x2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86例患者中,CT检查阳性21例,表现呈低密度病灶,阳性检出率为24.42%。EEG检查阳性28例,表现为弥漫性高波幅θ波,部分出现棘波、尖波等癫痫放电活动,阳性检出率为32.56%。MRI检查阳性75例,表现为长T1、长T2异常信号,散在、多发,分布于颞叶、额叶、皮质下及边缘系统等,阳性检出率为87.21%。CT与MRI阳性检出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x2=68.74,P<0.005)。见表1。EEG与MRI阳性检出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x2=53.44,P<0.005)。见表2。EEG与CT阳性检出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x2=1.40,P>0.05)。见表3。
表1 86例患者CT、MRI阳性检出率比较[n(%)]
项目 CT MRI
阳性 21(24.42) 75(87.21)
阴性 65(75.58) 11(12.79)
x2 68.74
P <0.005
表2 86例EEG、MRI阳性检出率比较[n(%)]
项目 EEG MRI
阳性 28(32.56) 75(87.21)
阴性 58(67.44) 11(12.79)
x2 53.44
P <0.005
表3 86例EEG、CT阳性检出率比较[n(%)] 
项目 EEG CT
阳性 28(32.56) 21(24.42)
阴性 58(67.44) 65(75.58)
x2 1.40
P <0.005

3 讨论

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在临床并不少见[2],多归之为散发性病毒性脑炎伴发的精神障碍。病毒性脑炎是一种非细菌性的病毒性脑膜脑实质炎,病变范围可波及软脑膜及蛛网膜,引起大脑组织的弥漫性炎症反应综合征。病毒性脑炎的不同组织类型表现为局限性或弥漫性的脑组织水肿,大脑神经细胞主要表现为变性坏死、胶质细胞增生及出现病理改变为脑膜或脑实质的炎性细胞浸润等[3-4]。如急性坏死性脑炎又称为单纯疱疹病毒性脑炎[5-7],该病毒主要侵入及发展路径是沿嗅神经、三叉神经侵入大脑内,主要侵犯颞叶、额叶底部、脑岛及边缘系统,典型的临床病理改变为病变脑组织出血坏死,在病变的细胞核内有嗜酸性包涵体,在病变周围有大量的淋巴细胞浸润。急性脱髓鞘性病毒性脑炎主要病理特点为弥漫性脱髓鞘改变,在皮层下及侧脑室周围白质的病变显著,在大脑白质小静脉周围呈多灶性分布[8-9]。
在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的早期诊断中,金标准为病毒学和免疫学检测[10],由于技术原因,目前尚难通过其他实验性检测而确诊[11],在免疫学和脑脊液检查中常体现为阴性[12-13]。因此探讨新的检测诊断手段很有必要。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以精神症状为首发,临床若诊断为功能性精神障碍,没有及时给予抗病毒、抗炎、免疫抑制剂等相关治疗,易引起一系列越来越严重的临床问题:住院患者的病房管理问题,患者常表现为吵闹不休、生活能力下降等;随着炎症的进一步发展,出现严重的身体并发症,如瘫痪甚至危及生命。
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患者CT表现为病灶呈低密度,但急性早期表现正常[14]。临床发病1周内,MRI检测MRI T2WI常能敏感发现病灶[15];增强扫描,病灶可强化。据报道,MRI的检测可发现脑神经组织异常,病情早期患者的炎性病变尚不显著,仍可检查出异常的信号[16]。在病毒性脑炎患者中,CT检测炎性病灶显著不如MRI[17]。CT能够检测出单维关于脑结构的相关图像。MRI可以不被颅骨伪影干扰,在梯度磁场及检测方面具有优势,对脑组织结果的异常变化检测阳性率更高且更具优势。MRI检测可以清晰显示脑干、后颅窝中炎性病灶,在诊断炎性病灶方面明显优于CT。EEG检查在检测脑功能异常方面有较好的诊断效果,但不能清晰反应炎性病变的具体情况,定位功能不够理想,解剖学表述也不尽人意,主要反映的是受损下神经系统电生理活动的紊乱。患者处于精神异常状态下,使其配合EEG检查十分困难。本研究结果显示,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患者的MRI阳性检出率优于CT和EEG。MRI检测具有高分辨率的特点,是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的重要检测手段。在临床诊疗中,对疑似急起精神异常的病毒性脑炎患者需首先考虑给予头部MRI检查,对提升脑神经组织炎性病变的诊断率具有重要的临床应用价值和特殊意义。
因此,面对首次发作的精神障碍患者,应该注意问诊病前1~2周是否存在上呼吸道或消化道感染发热病史,关注临床是否伴有不同程度意识障碍症状,及时做好神经系统各项检查,尽早完成头颅核磁共振DWI等检查。通过临床医师对患者病情的重视,结合有效的辅助检测,有助于对疾病及早诊断和对症治疗,有利于改善患者预后,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为临床减轻不必要的工作压力。本研究由于病历数据有限,结论尚需进一步验证。

参考文献
[1]吕传真,周良辅.实用神经病学(4版)[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392-407.
[2]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分会.CCMD-3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3版)[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31-34.
[3]李丰,赵钱雷,李秀翠,等.儿童抗N-甲基-D-天冬氨酸受体脑炎与重症病毒性脑炎的临床特点分析[J].医学研究杂志,2017,46(11):165-169.
[4]黄亮,俞丹,罗蓉,等.儿童病毒性脑炎急性期临床病理特征对继发癫痫的影响[J].四川大学学报(医学版),2017,48(2):257-262.
[5]洪莲,任鸿萍,刘华,等.病毒性脑炎患者头部MRI影像学特点及其对预后的诊断价值[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7,14(16):2361-2363.
[6]陈艳瑞,伏冬梅,李文清.200例病毒性脑炎患者脑电图与脑脊液、CT检测分析[J].中国伤残医学,2011,19(3):96-97.
[7]杜滂,秦越,崔光彬,等.病毒性脑炎的病理基础与MRI诊断[J].实用放射学杂志,2010,26(4):470-472.
[8]Akasaka M,Sasaki M,Ehara S,et al.Transient decrease in cerebral white matter diffusivity on MR imaging in human herpes virus-6 encephalopathy[J].brain & development,2005,27(1):30-33.
[9]Lee K Y,Cho W H,Kim S H,et al.Acute encephalitis associated with measles:MRI features[J].Neuroradiology,2003,45(2):100-106.
[10]孔延亮,黄勇,胡重灵,等.病毒性脑炎的CT和MRI诊断价值研究及对比分析[J].中国CT和MRI杂志,2016,14(12):7-9.
[11]范跃星,任建政,王峰,等.磁共振DWI与FLAIR成像早期诊断病毒性脑炎价值比较[J].陕西医学杂志,2017,46(10):1442-1444.
[12]彭怀斌,张兴雨,王志涛.头颅CT与MRI在病毒性脑炎患者检查中的优劣性探讨[J].系统医学,2016,1(5):34-35+38.
[13]陆梦如,曾丽,蒋小英,等.氢质子磁共振波谱对脑低级别胶质瘤与病毒性脑炎的鉴别诊断价值[J].临床神经病学杂志,2015,28(5):330-333.
[14]Romero J A,Newland J G.Viral menitis and encephaliti:traditional and emerging viral agents[J].Semin Pediatr Infect Dis,2003,14(2):72-82.
[15]Denmis L K,Eugene R,Stphen L H,et al.Harrison’s principles of internal medicine[M].15th Edition.New Yor:Megohm hill medical publishing divion,2001,2471-2491.
[16]Sener R N.Subacute Sclerosing Panencephalitis Findings at MR Imaging,Diffusion MR Imaging,and Proton MR Spectroscopy[J].American Journal of Neuroradiology,2004,25(5):892-894.
[17]Bravar G,Liguoro I,Morassutti F R,et al.Viral encephalitis:A controversies diagnosis[J].European Journal of Paediatric Neurology,2017,21(1):e207.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