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内科医学 >

肝动脉栓塞化疗联合放疗治疗原发性肝癌的疗效分析

时间:2020-10-23 08:42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 探讨肝动脉栓塞化疗联合放疗治疗原发性肝癌的疗效。方法 于2015年1月—2017年1月,选择该院肿瘤科接受肝动脉栓塞化疗的原发性肝癌患者45例(对照组)与接受肝动脉栓塞化疗联合放疗的原发性肝癌患者45例(观察组),比较近期疗效、血清肿瘤标志物、不良反应发生率、远期存活率、复发率、生存质量评分。结果疾病控制率观察组为82.22%,与对照组62.22%相比更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486,P<0.05)。治疗后,观察组的血清癌胚抗原、甲胎蛋白、糖类抗原125水平与对照组相比均更低(P<0.05)。两组的恶心呕吐、白细胞下降、血小板下降、皮疹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304、0.104、0.104、1.047,P>0.05)。随访1年、2年,观察组的存活率与对照组相比均更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486、4.555,P<0.05),其复发率与对照组相比均更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865、4.121,P<0.05),观察组存活患者的生存质量评分与对照组相比均更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肝动脉栓塞化疗联合放疗对原发性肝癌具有良好的近期疗效和安全性,还可提高患者远期存活率,减少复发,提高生存质量。
  关键词:原发性肝癌 肝动脉栓塞化疗 放疗

  原发性肝癌是我国常见的恶性肿瘤,其发病率在我国恶性肿瘤中居于第4位,病死率高,严重危害到广大患者的生命健康,因此,临床上需对原发性肝癌的临床治疗方法进行深入研究,以寻找到更加有效的治疗方案[1-2]。肝动脉栓塞化疗是一种化疗手段,在肝癌患者中应用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可通过采用化疗药物栓塞肝动脉,有效缩小患者肝脏肿瘤体积,控制肿瘤进展,有研究报道指出,肝动脉栓塞化疗与放疗联合治疗可更好地控制原发性肝癌的肿瘤进展[3]。该研究为探讨肝动脉栓塞化疗联合放疗治疗原发性肝癌的疗效,针对该院2015年1月—2017年1月接受肝动脉栓塞化疗的45例原发性肝癌患者与接受肝动脉栓塞化疗联合放疗的45例原发性肝癌患者进行回顾性研究,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该院肿瘤科接受肝动脉栓塞化疗的原发性肝癌患者45例(对照组)与接受肝动脉栓塞化疗联合放疗的原发性肝癌患者45例(观察组)作为研究对象,回顾性分析两组的临床资料,对照组的年龄为46~78岁,平均(61.89±13.52)岁,男25例,女20例;观察组的年龄为47~79岁,平均(62.23±13.48)岁,男26例,女19例。比较两组年龄、性别,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可比。医学伦理学委员会批准,患者及其家属在治疗前知情同意,签署知情同意协议。
  1.2 方法
  对照组实施肝动脉栓塞化疗,患者采取仰卧位,于患者右侧股动脉穿刺置管,将导管置入肝脏肿瘤供血靶动脉,注入造影剂,明确肝脏肿瘤位置,再经导管将20 mg丝裂霉素(国药准字H19999025)和20 m L碘化油(国药准字H37022398)注入靶动脉进行栓塞。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实施放疗,选择立体定向放疗,采用立体定向体部伽马射线治疗系统,指导患者在真空负压袋上采取仰卧位,将真空袋抽空,固定患者体位,对其进行CT扫描(层厚5 mm),利用CT图像对患者病变部位进行定位,于患者体表作标记,采用立体定向体部伽马射线治疗系统根据CT图像画出肿瘤靶区(GTV),GTV向外扩5 mm,画出计划靶区(PTV),放射剂量为2.8~3.5 Gy,1次/d,持续放疗5 d后休息2 d,7 d为1个周期,持续2个周期,照射总剂量为35~45 Gy。
  1.3 观察指标
  比较两组:(1)近期疗效;(2)血清肿瘤标志物:包括癌胚抗原、甲胎蛋白、糖类抗原125;(3)不良反应发生率:包括恶心呕吐、白细胞下降、血小板下降、皮疹等;(4)远期存活率及复发率:随访1年、2年观察统计;(5)生存质量评分:随访1年、2年时评估,选择中国癌症患者生存质量量表(QLQ-CCC)评估,量表将癌症患者的生存质量划分为生理健康、心理健康、社会功能、总体感觉4个领域,每个领域最高分均为100分,得分与生存质量成正比[4]。
  1.4 近期疗效评价
  评价标准[5]:完全缓解(CR):肿瘤病灶消失,无新病灶出现;部分缓解(PR):肿瘤病灶面积减小幅度≥30%,无新病灶出现;稳定(SD):肿瘤病灶面积减小幅度不足30%或增大幅度不足20%;进展(PD):肿瘤病灶面积增大幅度≥20%,出现新病灶。CR+PR+SD=疾病控制率。
  1.5 统计方法
  数据应用SPSS26.0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其中计数资料以[n(%)]表示,进行χ2检验;计量资料以(±s)表示,进行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近期疗效比较
  疾病控制率观察组82.22%,高于对照组62.22%,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近期疗效比较[n(%)]
  
  2.2 血清肿瘤标志物比较
  治疗后,两组的血清癌胚抗原、甲胎蛋白、糖类抗原125水平与治疗前相比均降低,而观察组的各项血清肿瘤标志物水平与对照组相比均更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血清肿瘤标志物比较(±s) 
  
  2.3 不良反应发生率比较
  观察组的恶心呕吐、白细胞下降、血小板下降、皮疹等不良反应发生率与对照组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不良反应发生率比较[n(%)]
  
  2.4 远期存活率及复发率比较
  随访1年、2年,观察组的存活率与对照组相比更高,其复发率与对照组相比更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表4 远期存活率及复发率比较[n(%)]
  
  2.5 生存质量评分比较
  随访1年、2年时,观察组存活患者的生存质量评分与对照组相比更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5。
  表5 生存质量评分比较[(±s),分]
  

  3 讨论

  原发性肝癌是我国最为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具有高发病率和高病死率,其发生机制尚未明确,可能和肝硬化、病毒性肝炎以及化学致癌物质等有关,发病后的临床表现主要为肝区疼痛,原发性肝癌患者早期阶段的恶性程度低,随着病情进展,其肿瘤体积会逐渐增大,逐渐侵袭周围组织,严重危害到患者的生命安全[6-7]。
  肝动脉栓塞化疗是一种介入治疗手段,属于化疗,主要是通过穿刺置管,经导管将化疗药物注入,对肝脏肿瘤供血靶动脉进行栓塞,可有效杀灭肝脏癌细胞,阻断肝脏肿瘤血供,促使肝脏肿瘤逐渐萎缩,达到缩小肿瘤体积,控制肿瘤进展的目的[8-10]。原发性肝癌患者经肝动脉栓塞化疗后,部分患者由于癌细胞残留易出现复发情况,为更好地控制患者肿瘤进展,减少复发,还需寻找更加高效的治疗手段。
  有研究报道指出,化疗、放疗结合的综合性治疗手段可增强肝癌患者的抗癌治疗效果[11]。该研究中观察组采取化疗与放疗联合治疗,放疗选择立体定向放疗技术,该放疗技术主要是利用CT对肿瘤组织进行定位,采用立体定向伽马射线治疗系统画出肿瘤靶区、计划靶区,可确保伽马射线更加精准地照射肿瘤组织,提高对肿瘤病灶的控制效果,同时,还可减少伽马射线对患者机体内正常组织的照射剂量,避免损害正常组织[12]。该研究结果显示:疾病控制率观察组82.22%与对照组62.22%相比更高,治疗后观察组的各项血清肿瘤标志物水平与对照组相比均更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肝动脉栓塞化疗+放疗可增强原发性肝癌患者的近期疗效,更好地控制肿瘤进展;观察组的恶心呕吐、白细胞下降、血小板下降、皮疹等不良反应发生率与对照组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放化疗综合治疗的安全性良好;随访1年、2年,观察组的存活率与对照组相比更高,其复发率与对照组相比更低,观察组存活患者的生存质量评分与对照组相比更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在肝动脉栓塞化疗基础上实施放疗可减少肝癌复发,提高患者远期存活率,并提高存活患者存活期限内的生存质量。该研究结果与陈倩等人[13]的部分研究结果一致,在陈倩等人的研究中,肝动脉化疗栓塞联合化疗组的疾病控制率81.82%高于单一肝动脉化疗栓塞组47.06%,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而联合组与单一组的各类不良反应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证实了肝动脉化疗栓塞与放疗联合用于原发性肝癌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综上所述,肝动脉栓塞化疗联合放疗对原发性肝癌具有良好的近期疗效和安全性,可调节血清肿瘤标志物表达,还可提高患者远期存活率,减少复发,提高生存质量。

  参考文献
  [1]赖丽莎,练贤惠,李名安,等.肝动脉化疗栓塞联合肝切除术治疗巴塞罗那中期肝癌的回顾性分析[J].中华肝胆外科杂志,2018,24(4):235-239.
  [2]张为家,苏小岩,李爽,等.肝动脉介入栓塞化疗联合陀螺刀放疗治疗不能手术原发性肝癌108例的疗效分析[J].安徽医药,2019,23(6):1191-1194.
  [3]李博,谷铁树,张毅博,等.经导管肝动脉灌注化疗栓塞术联合三维适形放疗治疗中晚期肝癌的临床疗效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7,20(33):4121-4124,4129.
  [4]罗健,孙燕,周生余.中国癌症患者化学生物治疗生活质量量表的编制[J].中华肿瘤杂志,1997,19(6):437-441.
  [5]牛焕章,肖全平,李东民,等.125I粒子植入联合肝动脉化疗栓塞治疗中晚期原发性肝癌的近期疗效[J].中华肝胆外科杂志,2017,23(11):776-781.
  [6]武中林,李智岗,吴晓云,等.经导管肝动脉栓塞与肝动脉灌注化疗栓塞在原发性肝癌介入治疗中的远期疗效比较[J].中国全科医学,2016,19(11):1292-1296.
  [7]戴刚毅,张波,何朗,等.TACE联合放疗对原发性大肝癌患者血清肿瘤标志物及恶性分子表达的影响[J].海南医学院学报,2019,25(14):1074-1077.
  [8]李高峰,章硕.介入联合放射治疗与介入治疗原发性大/巨大肝癌的比较[J].中国微创外科杂志,2018,18(1):23-25.
  [9]童武松,潘金华,邱晓莉,等.TACE联合放射性粒子组织间放疗对原发性肝癌患者恶性生物学指标水平的影响[J].实用癌症杂志,2018,33(3):416-418.
  [10]董智刚,马丽丽,张占红,等.经导管肝动脉化疗栓塞术联合鸦胆子油乳液静脉滴注对原发性肝癌的疗效及VEGF水平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8,28(18):88-92.
  [11]李华伟,林晓辉,蓝红英,等.介入治疗配合三维适形放疗治疗肝癌的临床研究[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6,37(5):589-590.
  [12]杨有文.立体定向放射疗法联合肝动脉化疗栓塞对原发性肝癌患者的疗效及对免疫功能的影响[J].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2016,15(14):1414-1417.
  [13]陈倩,潘明.经肝动脉栓塞化疗术联合立体定向放疗治疗原发性肝癌的疗效观察[J].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7,21(5):122-124.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