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外科医学 >

微型腹腔镜治疗小儿疝气临床疗效探讨

时间:2020-11-02 08:12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 以小儿疝气患儿为例,应用微型腹腔镜,分析临床疗效。方法 选择2018年1月—2019年6月该院收治的156例疝气患儿,以随机双盲法,分成DZ组和GC组,各78例,分别予以传统手术治疗、微型腹腔镜治疗。比较两组临床疗效。结果 对比两组手术指标,GC组的手术指标的数值低于DZ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对比两组并发症发生率,GC组3.84%低于DZ组12.82%,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112,P=0.043)。对比两组复发率,GC组5.14%低于DZ组16.6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5.347,P=0.021)。结论 对于疝气患儿应用微型腹腔镜治疗,疗效显着,有效改善手术时间,并发症发生率低,安全性高。
  关键词:小儿疝气 微型腹腔镜 临床疗效

  小儿疝气又叫“小肠气”,是小儿外科和疝外科常见疾病,多因先天性因素引起,分为腹股沟疝、脐疝两种[1]。腹股沟疝主要因鞘状突未关引起,脐疝是由于脐环不能及时缩小愈合引起,是由于患儿在出生时生长发育未完全引起。小儿疝气以男性患儿为主,威胁患儿的正常生长发育。目前,对于小儿疝气,临床以手术治疗为主,但传统开放手术具有局限性,手术切口长,易诱发并发症,患儿耐受性较差,给患儿带来很大创伤,延长患儿术后恢复时间[2]。目前,随着微创手术的不断发展,微型腹腔镜技术广泛应用于临床,不仅能够有效治疗疾病,还可缓解疼痛,患儿耐受性好,受到了临床广泛关注[3]。微型腹腔镜手术,具有微创、手术时间短、术中出血量少、术后恢复快等优势。基于此,该文以2018年1月—2019年6月该院收治的156例疝气患儿为研究对象,探讨微型腹腔镜治疗的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该院收治的疝气患儿156例,以随机双盲法,分成DZ组和GC组,各78例,分别予以传统手术治疗、微型腹腔镜治疗。其中DZ组,男76例、女2例;最小年龄2岁,最大年龄8岁,平均年龄(5.28±0.56)岁;左侧疝气29例,右侧疝气31例,双侧疝气18例。GC组,男75例、女3例;最小年龄2岁,最大年龄10岁,平均年龄(5.21±0.49)岁;左侧疝气28例,右侧疝气29例,双侧疝气21例。两组一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可进行对比分析。
  纳入标准:(1)均经B超、X线检查确诊患有小儿疝气;(2)年龄≥2岁,≤10岁;(3)经该院伦理委员会批准;(4)患儿家属知情,签署知情书。
  排除标准:(1)合并心脏疾病者;(2)凝血功能障碍者;(3)腹部手术史者;(4)肠粘连者。
  1.2 方法
  1.2.1 DZ组
  开展传统手术治疗,于皮横纹下作一横向/纵向切口(2.5 cm),抵达疝囊的位置后,进行剥离操作,疝囊用丝线高位结扎,妥善复位精索后,缝合皮下组织及皮肤。
  1.2.2 GC组
  开展微型腹腔镜治疗,术前4 h禁食、禁水,行补液处理,术前0.5 h肌注东莨胆碱,排空膀胱。患儿取平卧位,脚高头低,气管插管麻醉,于脐窝处应用穿刺针(Veress)构建CO2气腹,以8~10 mm Hg维持压力后,拔出气腹针。将腹腔镜和5 mm Trocar置入腹腔内,找出于喇叭口类似的患侧内环口,从隧道延伸至腹股沟管内。作切口5 mm于脐旁5 cm处,将持针器、5 mm Trocar置入,内环口上方稍外侧用4号线丝线角针穿刺(1枚),并在进入腹腔后,体外留线尾,坚持拉入丝线5 cm左右。手术操作者持针保持内环口水平,在腹膜下潜行环绕内环口2~3次,确保环绕完整1周,将缝线收紧且无漏洞后,打结并结扎内环口,取出缝针,将筋膜层缝合,粘合皮肤切口,手术结束。
  1.3 观察指标
  以手术指标、并发症发生情况以及复发情况为观察指标,探究微型腹腔镜治疗小儿疝气的临床疗效。(1)对比两组手术指标,包括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术后排气时间以及住院时间;(2)对比两组并发症发生率,记录两组患儿发生阴囊肿胀、睾丸异位、腹胀、睾丸萎缩、鞘膜积液等发生情况;(3)对比两组复发率,对两组患儿进行术后1年的随访调查,记录两组患儿复发情况。
  1.4 统计方法
  应用SPSS 24.0统计学软件分析处理研究数据,其中计量资料以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手术指标
  对比两组患儿手术指标,GC组的手术指标的数值低于DZ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儿手术指标对比
  
  2.2 并发症发生情况
  对比两组患儿并发症发生率,GC组3.84%低于DZ组12.82%,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112,P=0.043),见表2。
  表2 两组患儿并发症发生率对比[n(%)]
  
  2.3 复发情况
  DZ组,共有13例患儿复发,复发率为16.67%。GC组,共有4例患儿复发,复发率为5.14%。对比两组复发率,GC组5.14%低于DZ组16.6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5.347,P=0.021)。

  3 讨论

  小儿疝气属儿科常见疾病,因男婴、女婴的生殖系统不同,导致男婴的发病率高于女性,是一种先天性畸形疾病[4]。腹股沟疝气为小儿疝气常见疾病类型,其发病机制主要是,小儿在出生后,因先天性因素影响,导致腹股沟处鞘状关闭不全,导致小肠、网膜等进入鞘状突,形成疝气。发作后,首先,在消化系统累积,威胁小儿生殖系统正常发育[5]。小儿疝气主要表现为,小儿在出生2~3个月后,腹股沟处出现可复性肿块,多因哭闹、咳嗽、难以排尿等增加腹压的情况,但小儿在平卧时可复性肿块就会消失不见[6-8]。在一定条件下,肿块可进入小儿阴囊,导致出现阴囊肿大现象。因此,临床在予以小儿疝气治疗时,首先确定疝囊的位置。
  目前,临床主要采用手术治疗小儿疝气,传统手术、微型腹腔镜手术为临床主要治疗方式。但患儿年幼,机体发育不成熟,自身免疫调节不够完善。开展传统手术一般为疝囊高位结扎术,在手术过程中,需在腹股沟区行横切口或斜切口,并且还要将疝囊分离至颈部[9-10]。对小儿来讲创伤过大,极易发生腹部感染,且术后缝合组织张力较大,疾病易复发,威胁患儿生活质量,临床应用具有一定局限性。近年来,随着医疗技术的不断进步,腹腔镜技术也随之发展,微型腹腔镜手术在临床应用较为广泛。因微创手术本质的特点,手术切口小、术中出血量少、术后恢复快,适用于各年龄段患者,易于患儿及其家属接受。与传统手术相比,应用微型腹腔镜手术的优势:(1)创伤小、操作简单、术后恢复快,仅遗留细微瘢痕,易于患儿家属接受。(2)在术中,无需破坏腹股沟区解剖结构,不会损害提睾肌,不需要精索游离,可避免损伤血管神经,避免并发症发生。(3)于外科角度,在手术过程中,经腹腔镜缝合内环口周边,结扎疝囊,真正实现了高位结扎,符合外科治疗原则。(4)手术在腹腔镜下全程实施,可获得较为清晰、开阔的术野,误伤率较低,安全性高。而且无法分离疝囊,所以不会出现出血、血肿等并发症。(5)对于双侧疝的治疗优势更加突出。另外,应用腹腔镜技术,在术中还可发现隐性疝,并将其及时处理,显着降低二次手术风险。而且,在微创腹腔镜手术治疗下,可获得一个长度为5 mm左右的小切口,创伤极小,术后遗留细微瘢痕,符合美学要求。
  学者易亮等[11-12]在研究中,将90例疝气患儿按手术方式不同,分开放手术组、腹腔镜组,结果腹腔镜组的手术时间(17.5±1.2)min、术中出血量(12.5±1.6)m L、术后排气时间(6.9±1.5)h以及住院时间(3.2±1.1)d均短于开放手术组(2.5±2.6)min、(15.6±2.9)m L、(8.5±1.9)h、(5.2±1.3)d(P<0.05)。腹腔镜组的术后并发症发生6.67%显着低于开放手术组的22.22%(P<0.05)。腹腔镜组术后1年复发率2.22%显着低于开放手术组的13.33%(P<0.05),与该文研究大致相同。
  该文为探究微型腹腔镜手术对小儿疝气治疗效果,应用微创腹腔镜手术、传统手术治疗,结果表明:GC组的手术指标的数值低于DZ组(P<0.05)。可见微创腹腔镜手术治疗,不仅手术耗时短、出血量少,恢复快,显着缩短患者住院时间,对患儿的生活干扰较少,利于患儿恢复健康。GC组患儿并发症发生率为3.84%,DZ组患儿并发症发生率为12.82%,GC组并发症发生率明显低于DZ组(P<0.05)。表明腹腔镜具有放大局部组织的作用,可确保手术过程中术野清晰,全方位探测病灶组织结构,可有效避免不必要的损伤,进而降低并发症发生率。对两组患儿行为期1年的随访调查,GC组患儿复发率为5.14%,DZ组患儿复发率16.67%,GC组复发率低于DZ组(P<0.05)。表明,在微创腹腔镜治疗中,不可缝合过深,穿行腹膜下时,必须确保可透过腹膜观察到针尖,避免损伤输卵管和精索血管。同时,在缝合前,需探查是否存在皱襞,避免遗漏褶皱,进而有效降低复发率。因此,应用微型腹腔镜治疗,效果更为显着,有利于患儿恢复健康。
  综上所述,对于疝气患儿应用微型腹腔镜治疗,疗效显着,有效改善手术时间,并发症发生率低,安全性高,值得临床应用和推荐。该次研究虽取得了较为满意的成效,但在研究中仍存在不足,影响研究成果。将在今后的工作中,进行探究微型腹腔镜对小儿疝气的其他治疗作用,以期为临床提供更丰富的参考依据。

  参考文献
  [1]蔡奇.腹腔镜疝气修补术治疗小儿疝气的临床研究[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9,10(13):29-31.
  [2]王世凯.探讨小儿疝气手术临床效果[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8,12(17):41-42.
  [3]张鼎.腹横纹切口对比腹腔镜手术治疗小儿疝气的临床效果观察[J].中国医药指南,2018,16(23):105-106.
  [4]黎国仁.腹腔镜与传统手术治疗小儿疝气的临床效果分析[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8,10(3):93-94.
  [5]罗俏.微型腹腔镜与传统手术治疗小儿疝气的效果比较[J].临床医学工程,2017,24(11):1515-1516.
  [6]张春扬.腹腔镜与传统手术治疗小儿疝气的临床效果比较[J].中国处方药,2017,15(10):129-130.
  [7]贾爱松,沈志娟.微型腹腔镜与传统手术对小儿疝气的治疗效果评价[J].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电子杂志,2017,5(19):164-165.
  [8]傅华军,张少林,陈卉颖.微型腹腔镜治疗小儿疝气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研究[J].中国实用医药,2017,12(13):64-66.
  [9]张少林,傅华军,邵韦.微型腹腔镜与传统手术治疗小儿疝气临床疗效观察[J].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2018,28(2):121-123.
  [10]张鼎.腹横纹切口对比腹腔镜手术治疗小儿疝气的临床效果观察[J].中国医药指南,2018,16(23):105-106.
  [11]易亮,何国庆,唐应明.腹腔镜手术与经腹横纹切口手术治疗小儿嵌顿性腹股沟斜疝的效果对比[J].当代医药论丛,2018,16(9):54-56.
  [12]向东洲,卢宗耀,王康太,等.经脐单手单孔腹腔镜治疗小儿腹股沟斜疝145例体会[J].中国普外基础与临床杂志,2016,23(5):601-603.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