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眼科医学 >

上海市宜川社区小学学生视力状况分析

时间:2020-08-18 08:35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要:目的 :了解上海宜川社区内小学学生的近视情况,为更好的管理儿童视力提供依据。方法 :对2019年上海宜川社区内7所小学的一至五年级的所有小学生进行视力检查,共有3 545名小学生参加检查,其中女生1 694人,男生1 851人;一年级838人,二年级750人,三年级668人,四年级632人,五年级657人。分析小学生的视力情况。结果 :上海宜川社区内7所小学的学生近视率为59.10%,其中轻度近视检出率为15.49%,中度近视检出率为21.13%,重度近视检出率为22.48%。男生近视检出率57.00%,女生近视检出率61.39%,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0.01)。女生重度近视率高于男生,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0.05)。小学生的近视检出率随年级增加而呈上升趋势,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0.01)。一至五年级小学生近视程度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0.01)。小学生左、右眼视力均随着年级的上升而减退(P <0.01),左、右眼球镜均随着年级的上升而减小(P <0.01)。结论 :本社区内小学生近视患病率较高,女生近视率明显高于男生;随着年级的上升,近视发生率明显攀升,近视程度越来越重,必须高度重视。
  关键词:近视 小学生 社区

  近年来,以儿童近视为主的用眼健康问题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世界卫生组织在“2020行动纲要”中将近视眼列为威胁视力的5种主要疾病之一[1]。2017年的调查显示,我国有44.9%的小学生和73.4%的初中生存在视力不良,高中生的视力不良率更是高达81.2%[2]。国内外研究显示,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国家视力不良的患病率较高,视力问题存在着国家和地区的差异性[3-6]。儿童和青少年正值身体生长发育的关键时期,更是视力发育的重要阶段。早期发现,及时干预对保障儿童青少年的视力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7]。本研究旨在分析上海宜川社区7所小学学生的近视情况,为社区的儿童视力管理提供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选择2019年上海宜川社区内7所小学一至五年级的所有小学生为研究对象(2018年9月入学),共计有小学生3 545人,其中女生1 694人,男生1 851人;一年级838人,二年级750人,三年级668人,四年级632人,五年级657人。
  1.2 方法
  1.2.1 视力检查
  视力检查内容包括视力检查和屈光度检测。视力检查:在明亮宽敞的教室,采用“E”字国际标准对数视力表灯箱进行裸视力检查。被检查学生距离视力表5米,视力表中“5.0”行与被检查者眼睛保持同一水平上。先测右眼后测左眼,被检查者检查时尽量睁大眼睛,防治针孔效应。屈光度检测由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眼科专家医生进行,采用台式自动电脑验光仪器。
  1.2.2 诊断标准
  参考《眼科学》相关诊断指标[8]。只要有一侧裸眼视力<5.0为近视。其中(1)裸眼视力4.9为轻度近视;(2)4.6~4.8为中度近视;(3)≤4.5为重度近视。若双眼视力存在差异,则以视力较低水平一侧为准。
  1.3 统计学方法
  统计学处理应用SPSS 19.0统计软件,计量资料以表示,比较采用方差检验。计数资料用百分率(%)表示,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小学生的近视检出情况
  在3 545名小学生中检出近视者2 095人,近视检出率为59.10%。其中轻度近视者549人,占26.21%,中度近视749人,占35.75%,重度近视797人,占38.04%。
  2.2 小学生的近视和近视程度的性别和年级分布
  在1 851名男生中检出近视1 055例,男生近视率检出为57.00%。在1 694名女生中检出近视1 040例,女生近视检出率为61.39%,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男生和女生轻度和中度近视率分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女生重度近视率高于男生,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2019年上海宜川社区不同性别小学生近视程度比较
  
  一至五年级小学生的近视检出率呈上升趋势,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一至五年级小学生的近视程度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见表2。
  表2 2019年上海宜川社区不同年级小学生近视率比较
  
  2.3 不同年级小学生左、右视力比较
  小学生的右眼总体平均视力为4.81±0.29,左眼总体平均视力为4.82±0.28,右眼总体平均球镜为(-0.58±1.61)D,左眼总体平均球镜为(-0.45±1.56)D。小学生左、右眼平均视力随着年级的上升而减退(P<0.01),小学生左、右眼平均球镜均随着年级的上升而减小(P<0.01),见表3。
  表3 2019年宜川社区小学生左、右视力检查结果
  

  3 讨论

  近视作为当前常见眼科疾病,不仅是全世界的一项重大公共卫生问题,更是一项社会问题[9]。有研究显示,在美国近视人数占50%,亚洲国家的近视发生比例更高,部分亚洲地区近视比例可达80%~90%[10-11]。儿童和青少年是近视的高发群体,儿童与青少年阶段是人体生长发育的关键阶段,更是课业负担最繁重的阶段,近视不但影响个人的形象、学习、生活、身体、心理、精神等诸多方面,同时也关系着社会经济稳定与发展、国家繁荣与昌盛(包括就业、人才储备、国防建设等)一系列问题[12-13]。
  本次研究发现,2019年度上海宜川社区的小学生的近视率为59.10%,视力不良率高于本社区2013年研究结果[14];与国内其他地区研究结果有一定差异[15-17]。本次研究发现,女生的近视率明显高于男生,与国内外诸多研究结果相一致[17-23]。研究还发现,在不同性别小学生近视程度比较中,轻、中度近视学生比例不存在差异性,而在重度近视比例比较中,女生明显高于男生。总体近视率随年级升高而递增,轻度近视学生占比随着年级的上升逐渐减少,重度近视学生比例随着年级的上升明显上升,与国内一些研究结果相一致[24-25]。提示上海宜川社区小学生的视力问题不容乐观。2~12岁是人类视力发育关键期和敏感期[26],有研究结果提示近视干预措施应在9~12岁前开始,预防近视工作越早越好[27-28]。

  参考文献
  [1] McCarty CA, Tailor HR. Editorial:Myopiaandvision2020[J].Am J Ophthalmol, 2000, 129(4):525-527.
  [2] Rajavi Z, Sabbaghi H, Baghini AS, et al. Prevalence of amblyopia and refractive errors among primary school children[J]. J Ophthalmic Vis Res, 2015, 10(4):408-416.
  [3] Lin LL, Shih YF, Hsiao CK, et al. Prevalence of myopia in Taiwan ese school children:1983 to 2000[J]. Ann Acad Med Singapore, 2004, 33(1):27-33.
  [4]钱浓浓,黄涨波,黄素,等.余姚市学龄前儿童视力发育状况调查[J].中国公共卫生管理, 2014, 30(1):139-140.
  [5] Li L, Song Y, Liu X, et al. Spectacle acceptance among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in rural china:the xichang pediatric refractive error study(X-PRES)-report 5[J]. Invest Ophthalmol Vis Sci, 2008, 49(7):2895-2902.
  [6] Congdon NG, Rao SK, Zhao X, et al. Visual function and postoperative care after cataract surgery in rural China:study of cataract outcomes and uo-take of services(SCOUTS)in the caring is hip project-report 2[J]. Arch Ophthalmol, 2007,125(11):1546-1552.
  [7] Gallaway M, Scheiman M, Mitchel GL. Vision therapy for post concussion vision disorders[J]. Optom Vis Sci, 2017,94(1):68-73.
  [8]李凤鸣.中华眼科学[M].人民卫生出版社:北京, 2014:125.
  [9] Pan CW, Ramamurthy D, Saw SM. Worldwide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for myopia[J]. Ophthalmic Physiol Opt, 2012,32(1):3-16.
  [10] Holden BA, Fricke TR, Wilson DA, et al. Global prevalence of myopia and high myopia and temporal trends from 2000through 2050[J]. Ophthalmology, 2016, 123(5):1036-1042.
  [11] Wu PC, Huang HM, Yu HJ, et al. Epidemiology of Myopia[J].Asia Pacific J Ophthalmol, 2016, 5(6):386-393.
  [12] Xu L, Wang Y, Wang S, et al. High myopia and glaucoma susceptibility the Beijing Eye Study[J]. Ophthalmology, 2007,114(2):216-220.
  [13]郑荣领,翟黎东,樊舒非,等.我国青少年近视的现状与防治-《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近视防治论坛》纪要[J].中国医药导报, 2006, 42(3):122-123.
  [14]李望,姚欣人,王琛.上海市宜川地区小学生近视流行情况分析[J].中国卫生资源, 2014, 17(4):310-312.
  [15]殷良,王烨菁,陈健,等.上海黄浦区2014-2016年小学生近视及屈光发育随访研究[J].中国学校卫生, 2017, 38(12):1825-1830.
  [16]陈晓希,王坤. 2018年乐山市小学生近视现状调查分析[J].预防医学情报杂志, 2019, 35(8):882-885.
  [17]孙中友,徐晓红,吕萍萍.盐城市2013-2017年中小学生视力不良状况分析[J].江苏预防医学, 2019, 30(2):226-227.
  [18]向泽鑫,龙德俊,刘秀春. 2019年四川省丹巴县儿童青少年视力不良现况调查[J].职业卫生与病伤, 2019, 34(6):371-374.
  [19]薛常莲,张丽,陈剑宇. 2018年四川省6-18岁学生视力现状[J].预防医学情报杂志, 2019, 35(11):1239-1244.
  [20]高伟,李洁,王凯荣.某市200名中小学近视状况分析[J].宁夏医学杂志, 2015, 37(12):1226-1227.
  [21] Czepita D, Mojsa A, Ustianowska M, et al. Role of gender in the occurrence of refractive errors[J]. Ann Acad Med Stetin,2007, 53(2):2-7.
  [22]邓艳梅,张欣,席薇.天津市汉族学生视力不良流行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学校卫生, 2013, 34(2):207-209.
  [23]朱健华,马小剑,刘昕,等.扬州市广陵区2011年小学生视力状况分析[J].中国学校卫生, 2013, 34(2):253-254.
  [24]赵瑞兰,万海燕,于金龙,等.北京市顺义区1713名小学生视力不良与屈光不正检测分析[J].首都公共卫生, 2016,10(4):169-171.
  [25]赵丹妮,李平华. 5~13岁儿童屈光不正状态的预测分析[J].重庆医学, 2013, 42(31):3798-3800.
  [26] Freedman H, Fundora A, Baker J, et al. Amblyopia Elimination Project:Pediatric medical home-based community vision screening[J]. J Pediatr Ophthalmol Strabismus, 2019, 56(3):146-150.
  [27]廖志群,黄健欢.广州市海珠区2010-2011年小学生视力不良状况分析[J].现代诊断与治疗, 2013, 24(4):768-770.
  [28]郑文娟,王向军,徐嘉清,等.上海市2007与2012年小学低年级学生视力不良及危险因素分析[J].中国学校卫生,2014, 35(6):809-812.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