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医疗器械论文 >

甲花片防治冠状动脉介入术患者造影剂肾病的临床研究

时间:2020-12-30 08:1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 探讨甲花片防治冠状动脉介入术患者造影剂肾病的疗效和可能机制。方法 选取2019年3—8月在江苏省中医院行冠状动脉介入术患者80例,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40例。对照组给予常规处理,治疗组在常规处理基础上于术前72 h起至术后72 h持续服用甲花片,4片/次,3次/d。分别于术前及术后24 h、术后72 h取血检测血肌酐(SCr)、尿素氮(BUN)、肾小球滤过率(eGFR)、超敏C反应蛋白(hs-CRP)、胱抑素C(Cys C)水平,取晨尿检测尿N-乙酰-β-D-氨基葡萄糖苷酶(NAG)、尿β-半乳糖苷酶(GAL)水平,统计2组术后24 h和术后72 h造影剂肾病发生率。结果 术后24 h,2组SCr、BUN、尿NAG、尿GAL、hs-CRP、Cys C均明显高于术前(P均<0.05),eGFR均明显低于术前(P均<0.05),但治疗组尿NAG、尿GAL、hs-CRP、Cys C明显低于对照组(P均<0.05)。术后72 h,治疗组SCr、BUN、尿NAG、尿GAL、hs-CRP均明显低于术后24 h及同期对照组(P均<0.05),eGFR、Cys C与术后24 h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均>0.05),但eGFR明显高于同期对照组(P<0.05),Cys C明显低于同期对照组(P<0.05);对照组hs-CRP、Cys C与术后24 h相比均明显升高(P均<0.05),而SCr、尿GAL均明显降低(P均<0.05),BUN、尿NAG、eGFR与术后24 h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均>0.05)。术后24 h,治疗组与对照组造影剂肾病发生率分别为7.5%(3/40)和10.0%(4/40),2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72 h,治疗组与对照组造影剂肾病发生率分别为0和12.5%(5/40),2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冠状动脉介入术围手术期应用甲花片可以较好地发挥肾脏保护作用,可有效预防造影剂肾病的发生。
关键词:甲花片 冠状动脉介入术 造影剂肾病 超敏C反应蛋白 胱抑素C

造影剂肾病是指使用造影剂后24~72 h内发生的无其他原因可解释的急性肾损伤,是临床最常见的急危重症。随着血管造影技术以及计算机体层摄影技术(CT)的广泛开展,造影剂的使用日趋增多,造影剂肾病成为医院获得性急性肾损伤的主要组成部分,并导致急性肾损伤总体发病率和病死率的逐年升高,这类疾病的发生机制和防治方法成为近年来临床研究的热点。造影剂肾病是患者预后不良的重要标志[1]。心内科接受冠状动脉介入诊疗的患者,多为高龄、急性心肌梗死及伴糖尿病、慢性肾功能不全、慢性心力衰竭、低射血分数、心源性休克者,这些是正是造影剂肾病的固定危险因素[2-3],多重危险因素的作用使得介入术后出现造影剂肾病的风险较高。因此,早期预防及干预造影剂肾病显得十分重要。本研究探讨了甲花片对冠状动脉介入术后造影剂肾病的防治作用及可能机制,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纳入标准
冠心病行冠状动脉介入术患者,病情稳定;年龄40~90岁,性别不限;肾小球滤过率(eGFR)≥30 mL/(min·1.73 m2)。
1.2 排除标准
严重肾功能损害、eGFR<30 mL/(min·1.73 m2)者;尿毒症血液透析者;重度心力衰竭(左心室射血分数<30%)者;伴急性脑血管意外、严重的肝脏疾病及消化道出血者;肺部感染未能得到控制、糖尿病血糖控制严重不良者;伴肿瘤、活动性结核、自身免疫性疾病者;年龄在40岁以下或90岁以上者;对造影剂过敏者;术前2周内有创伤或手术病史者。
1.3 一般资料
选择2019年3—8月入住江苏省中医院心内科拟行冠状动脉介入术患者80例,均符合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制定的《2007冠心病诊断与治疗》和《2016年中国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指南》中相关标准,具备行冠状动脉介入术指征。按随机数字表法将患者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40例,2组患者性别、年龄、体质量、心率、血压及空腹血糖(FPG)、三酰甘油、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均>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本研究经我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通过(2019NL-026-02)。
1.4 研究方法
2组患者术中均使用等渗非离子造影剂(碘克沙醇,商品名:威视派克320),采用桡动脉入路,选择5F造影导管,按标准方法施行冠状动脉介入术。对照组行冠状动脉介入术围手术期予以标准基础治疗,停用肾毒性药物至少24~48 h,如非类固醇抗炎药、环孢素、万古霉素、二甲双胍等。治疗组在标准基础治疗同时于术前72 h开始给予甲花片(江苏省中医院药剂部提供,苏药制字Z04000575)口服,4片/次,3次/d,服至术后72 h。
1.5 观察指标
分别于术前及术后24 h、术后72 h取患者清晨空腹静脉血,检测血肌酐(SCr)、尿素氮(BUN)、eGFR、超敏C 反应蛋白(hs-CRP)、胱抑素 C(Cys C)水平,取晨尿中段尿检测尿N-乙酰-β-D-氨基葡萄糖苷酶(NAG)、尿β-半乳糖苷酶(GAL)水平,统计2组术后24 h、术后72 h造影剂肾病发生率。造影剂肾病诊断标准:造影后24~72 h,SCr 绝对值升高>44.2 μmol/L(0.5 mg/dL) 或 SCr 较基础值升高25%[4]。
表1 2组行冠状动脉介入术患者基本资料比较

1.6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2.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两两比较采用t检验,多组数据采用重复测量方差分析(ANO-VA);计数资料组间比较采用卡方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 果

2.1 2组肾脏损伤相关因子水平比较
术前2组SCr、BUN、eGFR、尿NAG、尿GAL、hs-CRP、Cys C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均>0.05)。术后24 h,2组SCr、BUN、尿NAG、尿GAL、hs-CRP、Cys C均明显高于术前(P均<0.05), eGFR均明显低于术前(P均<0.05),但治疗组尿NAG、尿GAL、hs-CRP、Cys C均明显低于对照组(P均<0.05),2组SCr、BUN、eGFR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均>0.05)。术后72 h,治疗组SCr、BUN、尿NAG、尿GAL、hs-CRP均明显低于术后24 h及同期对照组(P均<0.05),eGFR、Cys C与术后24 h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均>0.05),但eGFR明显高于同期对照组(P<0.05),Cys C明显低于同期对照组(P<0.05);对照组hs-CRP、Cys C与术后24 h相比均明显升高(P均<0.05),而SCr、尿GAL均明显降低(P均<0.05),BUN、尿NAG、eGFR与术后24 h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均>0.05)。见表2。

表2 2组行冠状动脉介入术患者肾脏损伤相关因子水平比较(x¯±s) 
组别 例数 时间 SCr/(μmol/L) BUN/(mmol/L) 尿NAG/(IU/L) 尿GAL/(IU/L) eGFR/[mL/(min·1.73m2)] hs-CRP/(mg/L) Cys C/(μmol/L)
术前 70.87±14.66 6.19±1.58 2.85±1.69 3.14±2.15 84.87±33.93 7.08±6.15 0.84±0.21
治疗组 40 术后24 h 80.10±16.84① 7.76±1.71① 3.60±2.22①② 4.58±1.77①② 74.82±28.83① 8.72±5.44①② 1.09±0.23①②
术后72 h 70.75±15.95①②③ 6.53±1.67①②③ 2.53±1.66①②③ 2.76±1.82①②③ 85.29±33.69② 5.05±4.01①②③ 1.21±0.99②
术前 70.99±11.67 6.12±0.95 2.80±1.52 3.24±1.92 84.31±29.37 8.20±6.70 0.94±0.44
对照组 40 术后24 h 86.23±12.64① 8.18±1.43① 5.78±2.25① 5.69±2.50① 68.99±22.99① 14.10±7.95① 1.56±0.50①
术后72 h 83.31±10.23①③ 7.66±1.08 5.65±2.35 3.89±2.34①③ 71.44±24.67 16.05±8.74①③ 1.89±0.57①③
2.2 2组造影剂肾病发生率比较
术后24 h,治疗组与对照组造影剂肾病发生率分别为7.5%(3/40)和10.0%(4/40),2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72 h,治疗组与对照组造影剂肾病发生率分别为0和12.5%(5/40),2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 论

造影剂肾病的发生机制尚未完全阐明,西医研究认为发病机制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肾脏缺血,包括造影剂对血管内皮细胞的直接损伤,造影剂代谢导致的血管舒缩物质分泌不平衡以及不同造影剂渗透压及黏度造成的代谢负担不同;二是造影剂对肾小管上皮细胞的直接毒性作用,这是造成肾小管功能下降的重要原因;三是氧化应激,这一点在合并冠心病、糖尿病、慢性心力衰竭的患者中尤为重要[5]。
造影剂进入体内会对肾实质细胞产生病理损害,其损害程度直接影响急性肾损伤的发展过程和预后[6]。尿NAG是一种溶酶体酶,既往研究表明,尿NAG于冠脉造影及冠脉介入术后24 h达峰值, 明显早于SCr峰值时间, 提示尿NAG是造影剂肾病更早且更敏感的诊断指标[7-8]。尿GAL为溶酶体酸性水解酶, 在肾脏近曲小管含量最多。健康人尿GAL活性一般很低, 而当肾组织尤其是肾小管损伤时, 尿中GAL活性明显升高,因此检测尿GAL可作为早期诊断肾实质损害和排斥反应的一个较灵敏指标[9-10]。Cys C是一种理想的反映肾小球滤过功能的内源性标记物,与GFR相关性良好[8]。hs-CRP是机体重要炎症因子之一,由炎症因子刺激肝脏细胞而合成,可抑制舒血管因子而使缩血管因子表达上调,最终导致血管内皮损伤,是造影剂肾病发生的独立危险因素[11-12]。
中医认为,造影剂乃外来毒邪,侵袭体内易影响津液输布致浊毒停留,其性质黏滞,类似于中医湿浊之邪,易造成肾脏损伤,其病因病机在于外邪入侵,浊毒之邪停留,加之脏腑虚损,从而影响血液运行速度,气血运行不畅,久之血液瘀积黏稠,从而出现肾小球滤过率减低,肾小球灌注减少等。其病位在肾,与脾、三焦有关,病性为本虚标实,标实为湿、毒、瘀,本虚主要为脾肾亏虚。益肾清利法既可以治疗标实,亦可补肾之本虚,是造影剂肾病的基本中医治法[13]。甲花片为黄蜀葵花制剂,具有清热利湿、益肾解毒消肿之功效,临床适用于急慢性肾炎血尿、蛋白尿患者。既往研究表明,黄蜀葵花可防止肾小管病变、肾纤维化,可促进肾小管细胞修复与再生, 可明显减轻肾小管细胞的氧化损伤,延缓肾功能损害[14-15]。
本研究结果显示,术后24 h 2组的SCr 、eGFR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而2组尿NAG、尿GAL、hs-CRP、Cys C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说明尿NAG、尿GAL是造影剂肾病更早且更敏感的诊断指标,明显早于SCr峰值时间,而炎症因子作为各种细胞发挥作用的重要介质,通过炎症级联反应促进急性肾损伤的发生和加重,在此过程中炎症因子水平的升高亦敏感于SCr、eGFR变化。治疗组术后72 h与术后24 h比较,SCr、BUN、尿NAG、尿GAL、hs-CRP均已下降,eGFR有提升,提示甲花片的提前干预和持续给药使得尿NAG、尿GAL、炎症因子的峰值提前,而对照组表现则符合造影剂肾病病情变化特点。
综上所述,甲花片可能通过降低冠状动脉介入术后患者SCr、尿GAL、尿NAG,抑制Cys C、hs-CRP的表达,提高eGFR,表现出保护肾小管上皮细胞,同时降低体内缩血管物质的释放而增强舒血管物质活性,从而增加肾脏血流的作用,抑制炎症反应,最终改善患者肾功能。由于本研究的局限性,期待将来通过更大的样本量,更多临床监测指标结合基础实验研究来进一步探讨造影剂肾病的防治。

参考文献
[1] 任春霞,余自成.造影剂诱导的急性肾损伤研究进展[J].世界临床药物,2019,40(2):123-127.
[2] 梁如练,王锋,汪年松.造影剂肾病的研究进展[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18,19(4):370-372.
[3] 黄凯荣.冠状动脉造影和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中造影剂肾病相关危险因素的临床观察[J].吉林医学,2018,39(9):1630-1632.
[4] Rear R,Bell R M,Hausenloy D J.Contrast-induced nephropathyfollowing angiography and cardiac interventions[J].Heart,2016,102(8):638-648.
[5] 郑礼裕,蔡文钦.分析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术后对比剂肾病的危险因素[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8,9(13):54-56.
[6] 缪晓帆,王窻,林欣.冠脉介入治疗围手术期使用保肾片防治造影剂肾病的临床研究[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34(5):448-451.
[7] 张洋,邵静波,苏亮,等.尿NAG与尿NAG/Cr检测对老年冠心病患者PCI后CIN的诊断价值[J].山东医药,2017,57(29):87-89.
[8] 李蜜言.保肾片对造影剂肾病的防治作用研究[D].南京:南京中医药大学,2017.
[9] 宋云霄,邬建民,张建华,等.尿β-D-半乳糖苷酶活性检测方法的建立及临床意义探讨[J].检验医学,2017,32(3):219-223.
[10] 张一兵,张淑琴,许德顺.尿β-D-半乳糖苷酶速率法测定及其临床应用[J].中国实验诊断学,1998,2(6):36-37.
[11] 樊秀芳,靳团娥,王浩.胱抑素C及超敏C反应蛋白对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术后造影剂肾病的预测价值[J].川北医学院学报,2016,31(4):556-559.
[12] Park D W,Yun S C,Lee J Y,et al.C-reactive protein and the risk of stent thrombosis and cardiovascular events after drug-eluting stent implantation[J].Circulation,2009,120(7):1987-1995.
[13] 谢桂楠,高晟,赵凯,等.造影剂肾病的中医辨证探析[J].中国中医急症,2018,27(12):2159-2161.
[14] Yang X,Luo M,Jiang Q,et al.Effects of Huangkui Capsule on the Expression of SPARC in the Kidney Tissue of a Rat Model with Diabetic Nephropathy[J].Curr Gene Ther,2019,19(4):211-215.
[15] 李蔚.黄蜀葵花制剂调控ERK1/2-NLRP3炎症小体保护肾小管上皮细胞机理研究[D].南京:南京中医药大学,2019.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