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医疗器械 >

自拟苦参汤熏洗在混合痔外剥内扎术后患者中的应用价值

时间:2021-01-14 08:36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 探讨自拟苦参汤熏洗在混合痔外剥内扎术后患者中的应用价值。方法 选择2017年8月至2019年7月重庆市万州区上海医院(原重庆市万州区第五人民医院)收治的280例混合痔且接受外剥内扎术后的患者为研究对象,按入院顺序随机编号,奇数号纳入对照组(接受高锰酸钾溶液熏洗坐浴),偶数号纳入试验组(接受自拟苦参汤熏洗坐浴),每组140例,分别于术后当日、术后3 d及术后1周比较两组的视觉模拟评分法(VAS)评分、肛周水肿评分、手术切口愈合时间和并发症发生情况。结果 两组术后3 d及术后1周的VAS评分、肛周水肿评分均低于手术当日,且术后1周的VAS评分、肛周水肿评分均低于术后3 d,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3 d,试验组肛周水肿评分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1周,试验组VAS评分、肛周水肿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切口愈合时间短于对照组,并发症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自拟苦参汤熏洗坐浴更有利于混合痔外剥内扎术后患者的恢复,能缓解疼痛,减轻水肿,促进创面愈合,降低术后并发症的发生率。
关键词:混合痔 苦参汤熏洗 高锰酸钾熏洗 外剥内扎术后 疗效

混合痔是临床极为常见的肛肠科疾病之一,好发于肛门同一方位齿线上下,主要表现为静脉曲张形成团块,内外相连、无明显分界[1]。患者可存在多种临床症状,如便血、疼痛、肛门异物感、肛门坠胀、瘙痒、局部出现分泌物等[2],就诊时往往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期,不得不采取手术治疗。外剥内扎术是目前治疗该疾病最主要的术式。为了能够降低患者术后可能出现的诸如肛门疼痛、创缘水肿、创面渗血等并发症的发生率,缓解不良症状,熏洗坐浴成为该类患者术后的常规治疗项目[3]。本研究旨在探讨自拟苦参汤熏洗在混合痔外剥内扎术后患者中的应用价值,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7年8月至2019年7月我院(原重庆市万州区第五人民医院)收治的280例混合痔且接受外剥内扎术后的患者为研究对象,按照入院顺序随机编号,奇数号纳入对照组,偶数号纳入试验组,每组140例。本研究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通过。对照组男63例,女77例;年龄25~75岁,平均(44.33±5.27)岁;病程2~11年,平均(4.15±2.03)年;手术切口(1.62±0.36)个。试验组男69例,女71例;年龄26~76岁,平均(45.87±6.14)岁;病程3~12年,平均(4.63±1.88)年;手术切口(1.83±0.41)个。两组性别、年龄、病程及手术切口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纳入标准:(1)无痔疮手术史;(2)年龄25~76岁;(3)无心、肺等重要脏器功能障碍;(4)对研究知情同意,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1)哺乳期或妊娠期女性;(2)对中药过敏;(3)存在其他影响研究过程的因素;(4)纳入后不配合治疗;(5)中途脱落者,脱落标准包括患者出现不良事件需要停止试验,病情影响需要改变治疗方案,研究过程出现新的疾病,个人原因无法继续参加试验。
1.2 方法
术后两组均接受相同的饮食宣教,禁食辛辣、坚硬及刺激性食物,并积极给予抗感染药物处理,以预防感染。对照组在此基础上接受高锰酸钾溶液熏洗坐浴,具体方法为:高锰酸钾溶液按1﹕5 000的比例调制,早晚各熏洗坐浴1次,30 min/次,连续治疗1周。
试验组选择自拟苦参汤熏洗坐浴。汤剂中包括苦参30 g,黄檗15 g,大黄30 g,黄连10 g,乌梅、五倍子各15 g。每日选择1剂,用水煎至1 000 ml左右,并将热药液盛入干净的熏洗盆中行坐浴治疗。必要时可用柔软的毛巾轻轻擦洗肛门,并给予适当按摩,早晚各1次,30 min/次,连续治疗1周。
1.3 临床评价
(1)根据视觉模拟评分法(visual analogue scale,VAS)评价患者熏洗前(术后当日)、术后3 d及术后1周的疼痛情况[4],VAS总分10分,0分表示无痛,10分表示疼痛难忍,让患者根据自己的疼痛情况选择最适合描述自己疼痛的数字。(2)对患者术后肛周水肿情况进行评分[5],标准如下:0分为无水肿;1分为轻度水肿(<1/4肛周面积);2分为中度水肿(1/4~1/2肛周面积);3分为重度水肿(>1/2肛周面积)。(3)经过1周的熏洗坐浴,比较两组手术伤口愈合时间。(4)在术后到伤口愈合期间,记录患者的并发症发生情况,包括切口感染、大便失禁、肛门狭窄、创面渗血、便血、肛门坠胀、尿潴留等。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4.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组内比较采用配对样本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脱落情况
试验组脱落6例,余134例。对照组脱落7例,余133例。
2.2 两组VAS评分比较
两组术后3 d及术后1周VAS评分均低于术后当日,且术后1周的VAS评分低于术后3 d,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1周,试验组的VAS评分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VAS评分比较(分,x¯±s) 
组别 例数 术后当日 术后3 d 术后1周
试验组 134 6.32±2.14 4.17±1.64a 1.22±0.41ab
对照组 134 6.41±2.07 4.31±1.82a 2.22±0.52ab
t 0.349 0.660 17.456
P 0.727 0.510 0.000
2.3 两组肛周水肿情况比较
两组术后3 d及术后1周肛周水肿评分均低于术后当日,且术后1周的较肛周水肿评分低于术后3 d,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3 d及1周,试验组的肛周水肿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肛周水肿情况比较(分,x¯±s) 
组别 例数 术后当日 术后3 d 术后1周
试验组 134 2.52±0.24 1.68±0.18a 0.82±0.11ab
对照组 134 2.50±0.23 1.73±0.21a 1.05±0.13ab
t 0.695 2.089 15.610
P 0.488 0.0038 0.000
2.4 两组手术切口愈合情况
试验组手术切口愈合时间8~14 d,平均(9.67±1.92)d。对照组手术切口愈合时间11~19 d,平均(15.13±4.14)d。试验组切口愈合时间短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13.841,P<0.05)
2.5 两组并发症发生情况比较
试验组仅4例患者自觉肛门有坠胀感,无其他并发症,并发症总发生率为2.99%(4/134)。对照组有5例有肛门坠胀感,5例便血,2例创面渗血,并发症总发生率为9.02%(12/133)。试验组并发症总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319,P=0.038)。

3 讨论

不良的生活习惯和排便习惯与混合痔的发生有着明显的相关性。混合痔发病率女性较男性高,以疼痛、出血、肛门坠胀及异物脱出等为主要临床症状,严重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和身心健康。临床上针对混合痔患者的治疗以手术为主,其中外剥内扎术是常用的手术方式[6]。外剥内扎术属于开放术式,受手术切口数目、手术切口深度及术后伤口管理等因素的影响,术后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肛周水肿、疼痛、肛门坠胀等并发症,若处理不当还会引发感染,延长伤口愈合时间。因此,术后予以及时有效的干预有助于减轻患者疼痛程度,降低并发症发生率,促进伤口愈合,对患者有着积极的意义。
本研究结果显示,自拟苦参汤熏洗坐浴和高锰酸钾溶液熏洗坐浴两种治疗方法均有效。两组术后3 d及术后1周的VAS评分、肛周水肿评分均低于手术当日,且术后1周的VAS评分、肛周水肿评分均低于术后3 d,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3 d,试验组肛周水肿评分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术后1周,试验组VAS评分、肛周水肿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试验组手术切口愈合时间短于对照组,并发症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由此说明,自拟苦参汤熏洗坐浴临床效果优于高锰酸钾熏洗坐浴。
熏洗坐浴疗法属于中医的经典疗法之一,主要运用药液的温热作用改善肛周局部的血液循环,降低毛细血管的通透性,进而减少创面渗血,促进水肿消退,同时通过增强局部组织的新陈代谢来改善局部营养状态,从而促进创面愈合[7]。此外,温热效应能有效缓解肛周局部疼痛程度。熏洗液可清洁创面,减少分泌物的不良刺激,有助于为创面愈合创造有利条件。自拟苦参汤中的黄檗、苦参、生大黄、黄连具有杀虫止痒、疏风清热及解毒燥湿之功效;乌梅酸涩,功善收敛,外用能消疮毒,治胬肉外突;五倍子具有解毒、消肿、收湿、敛疮、止血之功效。诸药合用,能起到清热解毒、活血化瘀和消肿散结等功效,将其用于治疗混合痔术后均有明显的临床疗效[8]。高锰酸钾溶液是一种强氧化剂,但本研究配比浓度较低,仍有消毒杀菌的作用,故用于混合痔术后治疗也可取得一定的临床疗效。
综上所述,自拟苦参汤熏洗坐浴更有利于混合痔外剥内扎术后患者的恢复,缓解疼痛,减轻水肿,促进创面愈合,降低术后并发症的发生率。

参考文献
[1]吕智豪,郭昌,文彬,等.外剥内套法治疗Ⅲ、Ⅳ度混合痔[J].实用医学杂志,2019,35(21):3304-3307.
[2]李华娟,魏志军,廖颖婴,等.亚甲蓝混合液联合中药痔瘘祛毒熏洗剂对混合痔外剥内扎术后患者的镇痛作用[J].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19,36(5):620-624.
[3]徐先涛,张雅明,柏连松,等.柏氏痔术后方对混合痔患者术后并发症的临床疗效[J].中成药,2019,41(5):1045-1049.
[4]韩茜,刘玉平,陈婕,等.疼痛评估量表应用于慢性非癌痛患者对疼痛评分及情绪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9,28(21):2371-2374.
[5]叶宇飞,徐慧岩,曹科,等.分期中药熏洗对混合痔术后创面愈合的干预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杂志,2019,25(6):945-949.
[6]白波.选择性痔上黏膜吻合术联合外剥内扎术治疗混合痔临床疗效[J].临床军医杂志,2019,47(11):1190-1192,1196.
[7]蒋荣伟.促愈汤内服联合消肿止痛方熏洗坐浴对混合痔术后康复的影响[J].吉林中医药,2018,38(9):1053-1056.
[8]何健忠,王爱亮,刘春辉,等.桃红四物汤加减熏洗治疗混合痔术后肛周疼痛水肿临床观察[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8,27(19):2111-2113.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