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预防医学 >

四联疗法初治幽门螺杆菌感染胃溃疡患者的疗效分析

时间:2020-11-09 08:31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 分析四联疗法初治幽门螺杆菌(Helicobacter Pylori, HP)感染胃溃疡的疗效。方法 2017年2月—2019年6月在济宁医学院附属金乡医院消化内科收治的HP感染胃溃疡患者中选取82例。按照入院编号分成2个小组:对照组41例,采用三联疗法;试验组41例,采用四联疗法。比较两组的治疗指标数据。结果 试验组治疗总有效41例(100.0%),高于对照组的36例(87.8%),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5.324,P=0.021)。治疗后,两组的IL-6、IL-8、GAS水平均明显降低,试验组降低幅度更显着。试验组不良反应发生6例(14.6%),对照组发生3例(7.3%),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123,P=0.289)。治疗4周后,试验组HP根除率高于对照组,随访复发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4.986、4.100,P=0.025、0.042)。结论 四联疗法初治HP感染胃溃疡疗效确切,相比于三联疗法能提高HP根除率、减少复发情况,改善炎性因子水平。
  关键词:HP感染 胃溃疡 四联疗法 炎性因子 不良反应 复发率

  胃溃疡是一种常见的消化性溃疡疾病,主要发生在胃内壁上,指的是胃黏膜破损后形成溃疡。在我国,中老年人是胃溃疡的好发群体,其中HP感染是主要病因[1-2]。人体感染HP后,HP会寄生在胃部和十二指肠,诱发慢性胃炎、消化性溃疡,具有病程长、反复发作的特点,如果不能及时治疗,还会存在癌变风险。在治疗方面,以往采用三联疗法,虽然能控制病情进展,但实践证实有不少弊端,且会提高细菌的耐药性。近年来,相关研究称四联疗法的应用,能进一步提高临床疗效,降低复发风险[3]。文中选取2017年2月—2019年6月期间的82例患者作为对象,采用四联疗法获得了满意的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在济宁医学院附属金乡医院消化内科收治的HP感染胃溃疡病例中选取82例。以入院编号为准,分成2个小组:41例对照组中,男性21例(51.2%),女性20例(48.8%);年龄29~68岁,平均(46.5±7.3)岁;病程3~10个月,平均(5.7±1.8)个月。41例试验组中,包括男性23例(56.1%),女性18例(43.9%);年龄28~69岁,平均(46.3±6.9)岁;病程3~11个月,平均(5.9±1.6)个月。两组基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研究可行性。
  1.2 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4]:经胃镜检查确诊;HP检查结果呈阳性;均为初次发病;经伦理委员会批准,知晓该次研究,依从性较好。排除标准:心肝肾功能不全;胃部手术史、合并肿瘤;近期使用激素、抑酸、抗炎类药物;对文中用药有禁忌的患者等。
  1.3 方法
  1.3.1 对照组
  采用三联疗法,用药是奥美拉唑+克拉霉素+甲硝唑。其中,奥美拉唑肠溶片(批号H20033444),20 mg/次;克拉霉素片(批号H20000046),250 mg/次;甲硝唑片(批号H37022894),0.2 g/次。2次/d,治疗时间为4周。
  1.3.2 试验组
  采用四联疗法,用药是雷贝拉唑+果胶铋+克拉霉素+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其中,雷贝拉唑钠肠溶片(批号H20020330),10 mg/次;果胶铋胶囊(批号H20073761),0.2 g/次;克拉霉素片(批号H20000046),0.5 g/次;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片(批号H20103318),1.0 g/次。2次/d,治疗时间为4周。
  1.4 观察指标
  观察临床疗效,判定标准如下[5]:显效:胃部疼痛、饱胀、不适等症状消失,胃镜复查显示溃疡面愈合;好转:各种症状明显减轻,胃镜复查可见溃疡面积缩小50%以上;无效:各种症状依然存在或加重,胃镜复查显示溃疡面变化不明显。
  在治疗前后,于晨间空腹状态采集静脉血液3 m L,采用放射免疫法测定炎症因子水平,包括白介素6(IL-6)、白介素8(IL-8);利用胃泌素(GAS)试剂盒测定GAS水平[6]。
  观察记录不良反应情况,常见如腹泻、恶心、食欲不振等。
  分别在治疗2周、4周后,通过组织切片检测HP根除率,阴性结果代表已清除,阳性结果代表未清除[7]。随访6个月时间,观察胃溃疡复发例数。
  1.5 统计方法
  利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描述性分析。计量资料用表示,组间比较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n(%)]表示,组间比较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临床疗效
  和对照组相比,试验组治疗总有效率更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治疗有效率比较[n(%)]
  
  2.2 炎性因子和胃激素水平
  治疗后,两组的IL-6、IL-8、GAS水平均明显降低,试验组降低幅度更显着,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治疗前后的炎性因子和胃激素水平比较
  
  2.3 用药不良反应
  试验组不良反应发生6例(14.6%),对照组发生3例(7.3%),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表3 两组患者不良反应情况比较[n(%)]
  
  2.4 HP根除率和复发情况
  治疗4周后,试验组HP根除率高于对照组,随访复发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表4 两组患者HP根除率和复发情况比较[n(%)]
  

  3 讨论

  作为一种常见的消化疾病,胃溃疡在各个年龄段均可能发生。从世界范围来看,约有10%的人群在一生中会患上消化性溃疡,其中40~60岁是高发年龄段,且男性患者更多[8]。研究表明,胃溃疡的发生原因比较复杂,其中HP感染是基础,不仅会损害胃黏膜,还会促使胃酸大量分泌,导致溃疡和症状加重,形成恶性循环[9-10]。除此之外,常见的诱发因素包括吸烟、酗酒、爱吃辛辣食物,喜欢饮用浓茶和咖啡等,这些患者的胃溃疡症状更加严重,临床治疗难度更大。
  胃溃疡的治疗,首先要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例如严格戒烟限酒,不吃辛辣刺激性食物,少喝浓茶和咖啡等,保护胃肠的正常消化和代谢功能。治疗关键是根除HP感染,修复胃黏膜组织、预防肠化生,避免发生恶化[11]。以往治疗多采用三联疗法,即质子泵抑制剂+两种抗生素,例如奥美拉唑+克拉霉素+甲硝唑。其中,奥美拉唑能在酸性环境中溶解,作用在胃黏膜壁细胞上,可抑制氢离子、钾离子、ATP酶的活性,阻止胃酸分泌;克拉霉素是大环内酯类抗生素,阻止细胞核蛋白联结,避免形成蛋白质,产生抑菌效果;甲硝唑主要用来对抗厌氧菌,不仅吸收良好,仅需1~2 h即可达到血药浓度峰值。用药后,胃部灼热、疼痛的缓解速度快;缺点则是HP对抗生素的耐药性增强,导致HP清除率降低,不仅临床疗效变差,而且停药后容易复发[12]。
  文中以82例患者作为对象,结果显示:试验组总有效率、HP根除率为100.0%、97.6%,高于对照组的87.8%、82.9%(P<0.05)。在王周哲[13]的研究中,观察组治疗后HP根除率为90.7%,复发率为6.98%,优于对照组的86.05%、23.26%,和该次研究结果相近。分析可知,四联疗法是在三联疗法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其中雷贝拉唑属于新一代质子泵抑制剂,和奥美拉唑相比,对HP的杀灭效果更强,克服了用药缺陷,因此抗菌作用提升。果胶铋进入胃部能形成螯合物,可以保护胃黏膜,此时胃黏膜上皮细胞分泌黏液,加快损伤修复速度。克拉霉素不仅能对抗HP,和雷贝拉唑相结合,能提高胃内p H值,降低HP对克拉霉素的耐受性,发挥出稳定胃酸的效果。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能抑制细胞壁粘多肽合成,促使细菌失去活性,用药时不会受到胃酸水平高低的影响[14]。
  从生化指标来看,IL-6、IL-8均属于白细胞介素,前者参与免疫反应,和细胞增殖分化有关;后者具有细胞趋化作用,可调节炎症反应,促进血管生成。GAS是一种重要的胃肠激素,主要功能是促进DNA、蛋白质合成,加快生长速度。文中研究可见,胃溃疡后患者的IL-6、IL-8、GAS水平明显增高,经规范治疗后各个指标降低,其中试验组优于对照组,进一步说明四联疗法的应用价值更高。在不良反应上,试验组发生率略高于对照组,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四联疗法的安全性较高,患者可以安心接受治疗。
  综上所述,四联疗法初治HP感染胃溃疡疗效确切,相比于三联疗法能提高HP根除率、减少复发情况,改善炎性因子水平。

  参考文献
  [1]付玉兰.四联疗法初治幽门螺杆菌感染胃溃疡患者的疗效观察[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9,12(17):46-47.
  [2] JZ Wu, YH Liu, JL Liang, et al. Protective role ofβ-patchoulene from Pogostemon cablin against indometha cin-induced gastric ulcer in rats:Involvement of anti-inflammation and angiogenesis.[J].2018,39(2):111-118.
  [3]冯朝晖.序贯疗法与常规四联疗法在幽门螺杆菌阳性胃溃疡患者的疗效比较[J].中国医师杂志,2016,18(2):275-276.
  [4]唐耀华.序贯疗法治疗幽门螺杆菌(HP)感染性胃溃疡的临床疗效及其安全性[J].药品评价,2017,14(24):55-57.
  [5]姚凡保,黄仕尧,唐志凌,等.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胶囊对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消化性胃溃疡的临床疗效研究[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7,27(19):4423-4426.
  [6]刘大为.安胃汤与泮托拉唑治疗幽门螺杆菌感染胃溃疡的临床研究[J].中国医药指南,2016,14(23):193-194.
  [7] Abdelgawad A Fahmi, Mariam Abdur-Rahman, Asmaa F Aboul-Naser,et al. Pulicaria crispa mitigates gastric ulcer induced by ethanol in rats:Role of treatment and auto healing[J]. Biomarkers,2018,24(2):1-32.
  [8]韦桂雪.幽门螺杆菌感染与胃溃疡发生的相关性研究[J].医学检验与临床,2017,28(8):50-51.
  [9]张靖宇,张震宇,曾利,等.血清炎性因子对HP感染胃溃疡患者免疫功能的评估效果[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9,29(22):3419-3422.
  [10]库水萍,张威.不同治疗方法在HP感染性胃溃疡中的应用效果及对HP的影响[J].宁夏医学杂志,2019,41(9):797-799.
  [11]罗仕洪,刘伟斌,谢亨银.不同用药方案治疗幽门螺杆菌(HP)感染性胃溃疡临床疗效的对比分析[J].中医临床研究,2018,10(36):53-55.
  [12] Soo Buem Cho, Sung Eun Park, Chang Min Lee, et al.Splenic artery pseudoaneurysm with splenic infarction induced by a benign gastric ulcer:A case report[J].Medicine,2018,97(29):e11589.
  [13]王周哲.用雷贝拉唑、克拉霉素联合阿莫西林治疗HP感染所致胃溃疡的效果分析[J].当代医药论丛,2019,17(8):174-175.
  [14]张钰.疏肝解郁胶囊联合四联疗法对幽门螺杆菌阳性胃溃疡患者的疗效观察[J].中国临床新医学,2018,11(5):464-466.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