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预防医学 >

医学生自尊与死亡焦虑的关系:希望感的中介作用

时间:2021-01-04 08:3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探索积极心理学视角下医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新方法,从希望感入手研究医学生群体自尊对死亡焦虑的影响及其希望感在两者之间的中介效应,为促进希望感的建立和提升医学生心理健康水平提供依据。方法随机选取494名山东省某高校在校医学生为研究对象,采用基本资料调查表、自尊量表(SES)、死亡焦虑量表(T-DAS)、希望感问卷(ADHS)进行调查,探讨医学生自尊对死亡焦虑的影响及其希望感在两者间的中介效应。结果医学生整体处于高死亡焦虑水平(44.47±7.140)分,性别、是否独生在死亡焦虑上均达到显著水平(P<0.05);在希望感维度上,性别、是否独生均存在显著差异(P<0.05)。Person相关研究显示,自尊与死亡焦虑呈负相关(r=-0.197,P<0.01),希望感与死亡焦虑呈正相关(r=0.237,P<0.01)。回归分析显示,自尊(F=19.865,P<0.001,R2=0.039)和希望感(F=29.172,P<0.001,R2=0.056)均能显著预测死亡焦虑。路径分析显示,自尊对死亡焦虑的影响效应中有43.9%通过希望感的中介作用完成。结论自尊与希望感均能显著影响医学生的死亡焦虑,希望感在自尊对死亡焦虑的影响中有部分中介作用,提高医学生希望感这一积极心理学品质能够改善大学生的死亡焦虑现状。
关键词:自尊 死亡焦虑 希望感 中介效应

2019年国务院印发实施《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中提出实施心理健康促进行动,到2022年和2030年居民心理健康素质水平提升到20%和30%,心理相关疾病发生趋势减缓[1]。结合近年来高校大学生自杀、暴力行为等极端事件的频繁发生,特别是医学生学习任务重压力大,心理问题堪忧[2]。死亡不断威胁当代大学生的健康心理,死亡是人类无法忽视的现状之一,对死亡的焦虑心理将伴随个体终生,严重影响个体的正常生活及社会功能[3-4]。死亡焦虑(Death Anxiety)指的是在特殊情景或事件诱发下,死亡必然性被提醒时个体内心深处受到死亡威胁而产生一种恐惧、焦虑的消极情绪状态[5]。个体面对威胁生命事件时会激发个体无意识对死亡事件的焦虑、恐惧、害怕等情绪,即使存在可靠的防御措施也无法彻底根除[6],当个体无法忍受恐惧感时会探索各种方式缓解痛苦。自尊作为恐怖管理情绪中重要缓解焦虑的防御方式之一[7],直接作用于个体的情绪情感状态[8],自尊的自我调节机制提供部分弹性空间缓解个体焦虑[9]。自尊是指个人在社会化过程中获得的有关自我的评价和体验,具有一定的稳定性,但也会受到生活事件的影响而发生变化[10]。有研究发现自尊与抑郁[11]、焦虑[12]、强迫等负性情绪呈负相关,高自尊促进个体积极心理发展,低自尊引发部分负性情绪出现。
对死亡产生的恐惧、焦虑心理隐藏在个体无意识中,外部世界事件的发生引发个体死亡焦虑心理,高自尊为个体积极应对困难事件提供了有效保护,个体不断塑造自尊并通过认识自我生命价值感从而缓解个体的死亡焦虑。以往对自尊与死亡焦虑的研究中,学者多从自尊与恐惧管理理论关系来讨论两者的关系,认为自尊是缓解个体死亡焦虑且具有自我调节机制的防御系统,但积极心理学家认为自尊是促进个体心理健康的重要积极心理品质之一,因此推测自尊对死亡焦虑还存在积极作用。
随着积极心理学兴起,心理学家开始关注积极心理品质对个体消极行为的积极影响,希望感是热点研究话题之一。20世纪以来不同领域的学者对希望感的定义超过26种,主要分成认知观和情绪观2个流派,国内学者任俊[13]提出希望感是认知与情绪相结合的观点被当代心理学广泛认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Snyder[14]学者认为希望感是一种基于内在成功感的积极动机状态,包括目标(goals)、路径思维(pathways thoughts)和动力思维(agency thoughts),Snyder提出希望理论和希望量表并展开相关测量研究。Rock等[15]研究发现希望能培养、发展个体的主观幸福感等积极心理并显著改善个体心理健康状况。徐强[16]研究结果显示希望感与自尊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高希望感的个体自尊程度较高。研究者发现希望感与焦虑[17]、抑郁[18]之间呈显著负相关,希望感较低的个体经常被负性情绪困扰,在应对棘手事项及复杂环境等困难时,多采取退避、幻想、自责等消极方式应付压力。希望感与焦虑、抑郁等负性事件有显著负相关,但前人学者没有探究希望感与死亡焦虑的关系,本研究将进一步探讨。
有研究表明自尊与死亡焦虑呈负相关[19],自尊能够显著影响死亡焦虑,高自尊个体通过提升自我价值感可进一步减轻死亡焦虑[20]。大学生自尊与希望感存在显著正相关[21],Feldman等[22]研究表明希望水平能显著预测焦虑。因此推测希望感与死亡焦虑存在相关关系,希望感在自尊与死亡焦虑之间起部分中介作用。死亡焦虑作为人类普遍具有的心理现象并没有得到广泛重视,针对死亡焦虑的研究大多聚集在老年人[23]、护理人员[24]等,对医学生死亡焦虑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等各方面的研究较少。本文将从积极心理学角度入手,引入希望感这一积极心理品质,探讨医学生群体的自尊与死亡焦虑的关系及希望感的中介作用。见图1。


图1 假设模型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采用随机抽样法对山东省某高校494名在校医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其中男生162人(32.8%),女生332人(67.2%);独生229人(46.4%),非独生265人(53.6%);城市149人(30.2%),城镇129人(26.1%),农村216人(43.7%);大一275人(55.7%),大二158人(32%),大三52人(10.5%),大四9人(1.8%)。
1.2 研究工具
1.2.1死亡焦虑量表(T-DAS):
Templer教授(1970)公开发表死亡焦虑量(Templer-Death Anxiety Scale,T-DAS),中文版T-DAS共15个项目,评分分为“非常同意”~“非常不同意”5个等级。该量表得分越高表示个体的死亡焦虑水平越高,个体得分超过35分定为高死亡焦虑[25],总分在0~75分。本研究中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636。
1.2.2自尊量表(SES):
Rosenberg(1965)编制自尊量表(Self-Esteem Scale,SES)运用自我报告法测量个体的自我总体自尊情况水平,共10个项目,包括自我接纳和自我价值2方面,采用李克特4点计分法(“1”表示“非常符合”,“4”表示“非常不符合”),其中3、5、8、9、10题反向计分,总分为10~40分,得分越高说明个体的自尊水平越高。本研究中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795。
1.2.3成人素质希望量表(ADHS):
Snyder等(1991)编制的成人素质希望量表(Adults Dispositional Hope Scale,ADHS)用于测量15岁以上青少年和成人的希望感水平。包含12个题目,采用4级评分法(“1”表示“完全不同意”,“4”表示“完全同意”),量表分数代表被试的希望感水平,得分越高水平越好。其中2、9、10、12题考察动力思维,1、4、6、8题考察路径思维,另外3、5、7、11题用来转移被试的注意力,属于干扰项不计分。张青方在大学生群体中使用成人希望素质量表发现ADHS信效度良好[26]。本研究中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8。
1.3 统计学方法
由主试对所有被试宣读知情同意书和问卷指导语,医学专业学生被试现场独立认真完成。施测后使用SPSS 17.0软件对有效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主要运用描述统计、单因素方差分析、独立样本t检验、Pearson相关分析、回归分析等分析方法,检验水准为a=0.05。

2 结果与分析

2.1 医学生死亡焦虑、自尊、希望感在人口学变量的差异分析
医学生整体处于高死亡焦虑水平(44.47±7.140)分,女医学生死亡焦虑低于男医学生,达到极其显著差异水平;独生子女医学生死亡焦虑显著高于非独生子女;对所在年级进一步事后检验,通过最小显著性差异法(Least significant difference,LSD)发现大一医学生死亡焦虑水平显著高于大二。另外在希望感维度上,性别、是否独生均存在显著差异。见表1。
表1 医学生死亡焦虑、自尊、希望感在人口学变量的差异分析(n,x¯±s) 
项目 变量 人数 死亡焦虑 自尊 希望感
性别 男 162 46.23±6.77 21.49±4.47 23.00±3.76
女 332 43.61±7.17 21.76±3.72 22.05±2.96
t 3.878*** -0.668 2.817**
是否独生 是 229 45.26±7.16 21.54±4.19 22.68±3.41
否 265 43.79±7.07 21.78±3.80 22.09±3.12
t 2.472* -0.801 2.011*
家庭所在地 城市 149 44.77±7.45 21.52±4.41 22.69±3.55
城镇 129 45.06±7.05 21.47±3.73 22.00±3.13
农村 216 43.91±6.96 21.90±3.82 22.35±3.14
F 1.231 0.635 1.552
所在年级 大一 275 44.91±7.26 21.53±3.82 22.43±3.10
大二 158 43.45±6.91 21.90±3.83 22.06±3.31
大三 52 45.50±7.27 21.40±4.70 22.83±4.01
大四 9 43.11±5.13 23.44±6.64 23.11±3.27
F 1.897 0.959 1.002
LSD 大一>大二
2.2 医学生死亡焦虑、自尊和希望感的关系分析
2.2.1医学生死亡焦虑、自尊和希望感的相关分析:
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法,对医学生自尊、死亡焦虑和希望感3个因素分析发现医学生自尊与死亡焦虑、希望感及其各维度均存在显著负相关关系,希望感总分及其各维度得分与死亡焦虑得分达到显著正相关。见表2。
表2 医学生的死亡焦虑、自尊和希望感相关分析(n=494) 
变量 1 2 3 4 5
1. 死亡焦虑 1
2. 自尊 -0.197** 1
3. 希望感总分 0.237** -0.469** 1
4. 希望动力思维 0.248** -0.443** 0.910** 1
5. 希望路径思维 0.174** -0.400** 0.890** 0.621** 1
2.2.2医学生自尊、死亡焦虑和希望感的回归分析:
探索医学生自尊对死亡焦虑、希望感的预测作用,希望感对死亡焦虑的预测作用。分析结果可知,自尊对死亡焦虑和希望感及其维度均有显著预测作用,其中自尊对希望感及其维度动力思维、路径思维的预测力分别为22%、19.6%和16%;希望感及其维度对死亡焦虑的预测作用显著,其中希望感总分对死亡焦虑的预测力为5.6%,动力思维的预测力为6.2%。见表3。
表3 医学生自尊对死亡焦虑和希望感的回归分析(n=494) 
自变量 因变量 R2 F β t
自尊 死亡焦虑 0.039 19.865 -0.353 -4.457***
希望感总分 0.220 138.830 -0.385 -11.783***
希望的动力 0.196 119.911 -0.211 -10.950***
希望的路径 0.160 93.823 -0.174 -9.686***
希望感总分 死亡焦虑 0.056 29.172 0.517 5.401***
希望的动力 0.062 32.289 0.932 5.682***
希望的路径 0.030 15.438 0.721 3.929***
2.3 医学生希望感对自尊与死亡焦虑的中介效应分析
方杰等[27]认为中介分析(mediation analysis)指自变量X通过中介变量M对因变量Y产生影响。本研究以自尊为自变量,希望感为中间变量,死亡焦虑为结果变量,构建一个中介效应模型,检验希望感在自尊和死亡焦虑之间的中介效应。见表4。
表4 医学生希望感对自尊和死亡焦虑的中介效应分析
步骤 标准化回归方程 回归系数检验
1 Y=cX+e1 Y=-0.353X+52.125 SE=0.079 t=-4.457***
2 M=aX+e2 M=-0.385X+30.706 SE=0.033 t=-11.783***
3 Y=c’X+bM+e3 Y=-0.198X+0.404M+39.724 SE=0.089 t=-2.232*
SE=0.108 t=3.742***
由结果可知,医学生的自尊对死亡焦虑的总效应极其显著(c=-0.353,t=-4.457,P<0.001),可以进一步做中介分析。医学生自尊对死亡焦虑的间接效应极其显著(c'=-0.198,t=-2.232,P<0.05),即医学生的希望感在自尊和死亡焦虑之间起部分中介作用。根据温忠麟等[28]的中介效应分析办法,中介效应大小为c-c'=ab=-0.155,中介效应占总效应的比值为ab/c=0.439。本研究自变量自尊显著预测结果变量死亡焦虑,高自尊个体死亡焦虑水平较低,自尊通过中间变量希望感对死亡焦虑产生影响,中介效应占总效应的43.9%。见图2。

图2 医学生希望感对自尊、死亡焦虑的中介结构图

3 讨论

医学生自尊与死亡焦虑之间存在显著的负相关关系,自尊能直接预测医学生死亡焦虑,与文献[29]的研究结果一致。Harmon-Jones[30]表明,与高自尊人群相比,低自尊的个体会在面临死亡时表现出更多的防御行为。大学生心理发展趋向于成熟但又未完全成熟,处于相对较为敏感时期对于死亡等相关话题更为忌惮,研究表明20岁左右时男性和女性的死亡焦虑达到顶峰[31],另有研究发现年轻人的死亡焦虑高于老年人[32],这似乎与大多数人的常识不符,强烈的死亡焦虑将严重影响到大学生的正常生活和学习以及其心理健康[33]。大学生尤其是医学生在当今竞争激烈的环境中,不仅要有核心的专业知识,还应该有健康的、积极的心理素质,因此高校心理教育显得尤为重要。通过开设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加强对高校生心理及德育教育、建设积极向上的校园文化、将积极心理学和健康教育课程融入日常教学过程中,在寓教于学中加强心理教育并可以尝试开发一种全新的教学途径。
医学生希望感与死亡焦虑呈显著正相关关系,希望源自快乐的回忆和有意义的关系,生活中的希望和目标会使个体产生强烈的主观幸福感,因此害怕成为负担和造成家庭痛苦是对死亡产生焦虑的最重要原因[34],这也是希望感越强其死亡焦虑也越高的主要原因。
本研究还探讨了希望感在自尊对死亡焦虑影响中起到的中介作用,结果发现自尊通过希望感对死亡焦虑产生部分中介作用。高希望感的个体能够为自我设立清晰、明确、具体的目标,并且愿意为之努力,以达到所设定目标,这样高希望感群体将拥有更多的积极情绪体验。以往研究表明,希望感与自尊均存在正相关[35-36],这与此次研究结果不符,既本研究发现,医学生希望感与自尊存在负相关,希望感越强烈自尊得分越低,也许是由于医学生课业压力繁重且存在一定的抑郁情况[37],对其心理健康影响较大。但影响希望感与自尊关系的具体原因还需要进一步探究[38-39]。
在研究中,死亡焦虑得分远远高于判定标准,即医学生死亡焦虑水平较高,且在性别、是否独生上存在显著差异(P<0.05)。调查结果表明,不只是老年人,医学生的死亡焦虑一样需要得到重视,且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医学生能够经常接触到有过重病经历或是生命垂危的病人,他们曾直面死亡,在相处过程中主动或被动的传输更多相关信息,引导处于心思敏感时期的医学生更加认真地思考死亡问题,引发焦虑。在医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应对此更加关注,及时对出现的不良情绪进行疏导,有的放矢地对死亡进行引导,加强对死亡的正确认识,缓解医学生的死亡焦虑。因此,自尊、希望感与死亡焦虑之间的研究更能够为缓解医学生死亡焦虑提供一定的理论依据,将积极心理学中希望感的概念引入到恐惧管理理论中,为以后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N].人民日报,2019-07-16(7).
[2]高立,张秋梅,张东峰.某医学院医学生临床实习期压力承受及心理健康现状调查[J].中国健康教育,2019,35(10):944-947.
[3]汪小斌.贵州省中学生死亡焦虑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D].贵阳:贵州医科大学,2019.
[4]Irvin D Yalom.Staring at the Sun:Overcoming the Terror of Death[J].Taylor and Francis Group,2008,36(3-4):283-297.
[5]Neal Krause R.David Hayward.Acts of Contrition,Forgiveness by God,and Death Anxiety Among Older Mexican Americans[J].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the Psychology of Religion,2015,25(1):57-73.
[6]Schimel J,Arndt J,Hayes J,et al.A 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review of the death-thought accessibility concept in terror management research[J].Psychological Bulletin,2010,136(5):699-739.
[7]陆可心,王旭,李虹.恐惧管理中死亡焦虑不同防御机制之间的关系[J].心理科学进展,2019,27(2):344-356.
[8]张静.自尊问题研究综述[J].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4(2):82-86.
[9]谢金泉.死亡凸显效应下内隐自尊对死亡焦虑的影响[D].成都:四川师范大学,2018.
[10]方平,马焱,朱文龙,等.自尊研究的现状与问题[J].心理科学进展,2016,24(9):1427-1434.
[11]蒋佩,胡运鑫,李琪,等.负性生活事件对大一新生抑郁的影响——自尊的中介效应[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9,27(10):1567-1570.
[12]施晓婷.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自尊与焦虑的关系研究[J].牡丹江大学学报,2014,23(8):174-176.
[13]任俊.积极心理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6:189-190.
[14]Snyder C R,Irving L M,Anderson J.Hope and health[M].Handbook of social and clinical psychology.Elmsford,NY:Pergamon Press,1991:85-305.
[15]Rock Emily E,Steiner Jennifer L,Rand Kevin L,et al.Dyadic influence of hope and optimism on patient marital satisfaction among couples with advanced breast cancer[J].Supportive care in cancer:official journal of the Multi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upportive Care in Cancer,2014,22(9):2351-2359.
[16]徐强.大学生希望感与心理健康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0,18(2):178-181.
[17]陈玉梅,闫树英,赵娟,等.肠造口患者希望水平、应对方式及焦虑抑郁的相关性[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8,38(13):3270-3272.
[18]肖竺,王海霞,郭宇,等.大学生公正世界信念对抑郁的影响:希望和宽恕的多重中介作用[J].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2020,29(1):70-73.
[19]张向葵,郭娟,田录梅.自尊能缓冲死亡焦虑吗?——自尊对死亡提醒条件下大学生死亡焦虑的影响[J].心理科学,2005,42(3):602-605.
[20]郭玮,张兵华,付友兰,等.老年人生命意义、自尊对死亡焦虑的影响[J].护理研究,2020,34(5):922-924.
[21]彭海霞.大学生希望感的现状及其与社会支持、自尊的关系研究[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14.
[22]Feldman D B,Snyder C R.Hope and the Meaningful Life: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Associations Between Goal-Directed Thinking and Life Meaning[J].Journal of Social and Clinical Psychology,2005,24(3):401-421.
[23]焦卉,郭检生,陈丽.江西省老年人生命意义及其与死亡焦虑的关系[J].中国老年学杂志,2020,40(5):1066-1068.
[24]薛娜娜,刘玉芳,肖荷妹,等.河北省三级医院ICU护士死亡焦虑影响因素及对策研究[J].河北医科大学学报,2018,39(9):1017-1020+1025.
[25]杨红,李艳琳,姚秋丽,等.中文版死亡焦虑量表的应用及对死亡教育的启示[J].护理学杂志,2013,28(21):64-67.
[26]张青方,郑日昌.希望理论:一个新的心理发展视角[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2,16(6):430-433.
[27]方杰,温忠麟.三类多层中介效应分析方法比较[J].心理科学,2018,41(4):962-967.
[28]温忠麟,范息涛,叶宝娟,等.从效应量应有的性质看中介效应量的合理性[J].心理学报,2016,48(4):435-443.
[29]Young C M,Kyeong-Sook C,Ok-Hee C.Correlation between Self-esteem,Death Anxiety,and Spiritual Wellbeing in Korean University Students[J].Korean Journal of Adult Nursing,2015,27(3):367-374.
[30]Harmon-Jones E,Simon L,Greenberg J,et al.Terror management theory and self-esteem:evidence that increased self-esteem reduces mortality salience effects[J].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1997,72(1):24-36.
[31]Russac R J,Gatliff Colleen,Reece Mimi,et al.Death anxiety across the adult years:an examination of age and gender effects[J].Death studies,2007,31(6):549-561.
[32]江君.死亡焦虑的发展特点、成因及结构探析[D].哈尔滨:哈尔滨师范大学,2016.
[33]Victoria Ka-Ying Huia,Peter G Colemana.Do reincarnation beliefs protect older adult Chinese Buddhists against personal death anxiety?[J].Death Stud,2012,36(10):949-958.
[34]Byrne Catherine M,Morgan Deidre D.Patterns of Religiosity,Death Anxiety,and Hope in a Population of Community-Dwelling Palliative Care Patients in New Zealand-What Gives Hope If Religion Can't?[J].The American journal of hospice&palliative care,2020,37(5):377-384.
[35]贺郁舒,凌宇,傅益方,等.青少年自尊在家庭环境与希望感中的中介作用[J].中国学校卫生,2016,37(3):456-458.
[36]徐强.大学生希望感与心理健康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0,18(2):178-181.
[37]朱慧全,陈家言,姜君,等.医学生抑郁状况调查研究[J].海南医学院学报,2020,26(3):226-230.
[38]焦卉,郭检生,陈丽.江西省老年人生命意义及其与死亡焦虑的关系[J].中国老年学杂志,2020,40(5):1066-1068.
[39]Zhang Jia xi,Peng Jia xi,Gao Pan,et al.Relationship between meaning in life and death anxiety in the elderly:self-esteem as a mediator[J].BMC geriatrics,2019,19(1):308.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