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预防医学 >

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心理健康状况分析

时间:2021-01-21 08:11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分析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心理健康状况。方法回顾性选取2018年6月~2020年6月本院30例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将这些配置人员作为研究组,另回顾性选取同期本院30例临床一线护理人员作为对照组,采用焦虑自评量表(SAS)、抑郁自评量表(SDS)调查两组患者的心理健康状况,采用自制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制人员职业压力源量表评价研究组人员的压力源。统计分析两组人员的心理状态,分析研究组人员的压力源。结果研究组人员的焦虑评分(52.91±9.62)、抑郁评分(52.43±9.84)均显著高于对照组(43.95±8.46)、(44.17±8.68)(t=4.541、4.303,P<0.05)。研究组人员的压力源主要为社会地位太低,其占总数的86.67%;其次为工作量过于繁重、晋升机会少,均占总数的83.33%;再次为高风险职业的压力、担心出现差错事故,均占总数的80.00%;然后为医师过分挑剔,占总数的73.33%;之后为经常早班、患者或家属不礼貌,均占总数的70.00%;最后为工作空间拥挤、工资及福利待遇过低,均占总数的66.67%。结论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心理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因此临床应该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改善。
关键词:静脉用药调配中心 配置人员 临床一线护理人员 心理健康状况 压力源

静脉用药调配中心的工作内容主要为将药品配制服务提供给临床科室,同时使配置质量及患者用药安全得到有效保证,具有较大的工作风险、较重的责任,这就无形中促进了配置人员工作压力的增加,通常情况下其会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1]。同时,其工作具有特殊性,工作压力过度一方面对药护人员的身心健康造成不良影响,另一方面还对工作质量造成不良影响[2]。和临床一线护理人员相比,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虽然没有时刻处于应激状态,但是工作需要具备高度责任心,同时频繁而单调,极易有工作压力产生[3]。本研究统计分析了2018年6月~2020年6月本院30例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的临床资料,分析了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心理健康状况。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回顾性选取2018年6月~2020年6月本院30例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其中男性3例(10.00%),女性27例(90.00%);年龄22~46岁,平均(32.41±4.62)岁;工作年限1~22年,平均(11.23±2.34)年。在年龄分布情况方面,22~34岁18例(60.00%),35~46岁12例(40.00%);在学历方面,本科10例(33.33%),大专20例(66.67%);在职称方面,护士16例(53.33%),护师7例(23.33%),主管护师6例(20.00%),副主任护师1例(3.33%)。将配置人员作为研究组,另回顾性选取同期本院30例临床一线护理人员作为对照组,其中男性2例(6.67%),女性28例(93.33%),年龄23~47岁,平均(33.55±4.96)岁;工作年限2~23年,平均(12.17±2.58)年。在年龄分布情况方面,22~34岁19例(63.33%),35~46岁11例(36.67%);在学历方面,本科11例(36.67%),大专19例(63.33%);在职称方面,护士15例(50.00%),护师8例(26.67%),主管护师5例(16.67%),副主任护师2例(6.67%)。两组人员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均不显著(P>0.05)。
1.2 纳入和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均具有良好的依从性;均具有一定的工作经验。排除标准:中途退出;具有较差的依从性。
1.3 方法
采用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ve scale,SDS)调查两组患者的心理健康状况,各量表均包括20个问题,按1~4级评分,无或很少时间有评定为1分,小部分时间有评定为2分,相当多时间有评定为3分,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有评定为4分。界值分别为50分、53分,超出界值评定为有焦虑、抑郁情绪[4]。同时,采用自制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制人员职业压力源量表评价研究组人员的压力源[5]。
1.4 观察指标
两组人员的心理状态;研究组人员的压力源。
1.5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1.0,计量资料用(x¯±s)表示,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百分率(%)表示,用x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人员的心理状态比较
研究组人员的焦虑评分、抑郁评分均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1。
表1 两组人员的心理状态比较(分,x¯±s) 
组别 人数 焦虑评分 抑郁评分
研究组 30 52.91±9.62 52.43±9.84
对照组 30 43.95±8.46 44.17±8.68
t 4.541 4.303
P 0.024 0.030
2.2 研究组人员的压力源分析
研究组人员的压力源主要为社会地位太低,占总数的86.67%;其次为工作量过于繁重、晋升机会少,均占总数的83.33%;再次为高风险职业的压力、担心出现差错事故,均占总数的80.00%;然后为医师过分挑剔,占总数的73.33%;之后为经常早班、患者或家属不礼貌,均占总数的70.00%;最后为工作空间拥挤、工资及福利待遇过低,均占总数的66.67%。见表2。
表2 研究组人员的压力源分析[n(%)] 
压力源 有影响(n=30) 无影响(n=30)
社会地位太低 26(86.67) 4(13.33)
工作量过于繁重 25(83.33) 5(16.67)
晋升机会少 25(83.33) 5(16.67)
高风险职业的压力 24(80.00) 6(20.00)
担心出现差错事故 24(80.00) 6(20.00)
医师过分挑剔 22(73.33) 8(26.67)
经常早班 21(70.00) 9(30.00)
患者或家属不礼貌 21(70.00) 9(30.00)
工作空间拥挤 20(66.67) 10(33.33)
工资及福利待遇过低 20(66.67) 10(33.33)

3 讨论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将“人人享有职业卫生”的全球战略提了出来,职业紧张对劳动者个体及职业人群身心健康的影响与防治对策已经成为心理卫生、职业卫生、行为医学的迫切问题[6]。但是,从事配置工作的药学人员及护理人员具有特殊性,其工作中的压力已经严重危害了职业。近年来,相关医学学者调查了医护人员的身心健康状况,将心身耗竭综合征提了出来,同时发现医护人员具有更高的心身耗竭综合征发生率[7]。工作压力过度一方面对医护人员的身心健康造成不良影响,另一方面还对其工作质量造成不良影响。和在临床病房工作的护理人员相比,在静脉用药调配中心工作的配置人员虽然没有时刻处于应激状态,但是其工作需要具备高度的责任心,同时繁琐而单调,极易有工作压力产生[8]。
相关医学学者[9]调查了临床一线护理人员与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的心理健康,发现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有焦虑、抑郁等不良心理,同时,和临床一线护理人员相比,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具有较高的焦虑评分与抑郁评分,以此认为和一般临床护理人员相比,静脉用药调配中心人员具有较差的心理状况。同时,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的前五位压力源分别为社会地位过低、工作量过于繁重、晋升机会少、高风险职业的压力、担心出现差错事故,分别占总数的88.75%、81.25%、81.25%、80.00%、80.00%。本研究为了分析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心理健康状况,回顾性选取2018年6月~2020年6月本院30例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将这些配置人员作为研究组,另回顾性选取同期本院30例临床一线护理人员作为对照组,采用焦虑自评量表、抑郁自评量表调查两组患者的心理健康,采用自制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制人员职业压力源量表评价研究组人员的压力源。统计分析两组人员的心理状态,分析研究组人员的压力源,结果表明,研究组人员的焦虑评分(52.91±9.62)、抑郁评分(52.43±9.84)均显著高于对照组(43.95±8.46)、(44.17±8.68)(t=4.541、4.303,P<0.05)。研究组人员的压力源主要为社会地位太低,占总数的86.67%;其次为工作量过于繁重、晋升机会少,均占总数的83.33%;再次为高风险职业的压力、担心出现差错事故,均占总数的80.00%;然后为医师过分挑剔,占总数的73.33%;之后为经常早班、患者或家属不礼貌,均占总数的70.00%;最后为工作空间拥挤、工资及福利待遇过低,均占总数的66.67%,和上述研究结果一致。
针对上述结果,临床应该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对合理调配护理资源的力度进行强化,增加促进健康活动,从而促进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认识与耐受心理健康程度的提升,对配置人员的职业倦怠感进行有效改善。具体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①将心理健康干预提供给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为其心理健康提供有利条件,从而对静脉用药调配中心工作进行推动,使其良性发展,最终将优质服务提供给患者,使广大群众的身体健康得到有效保证;②科室管理者及医院领导应该依据配置人员的实际状况对人力资源进行科学合理配置,从而一方面使配置人员的需求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另一方面促进配置质量的提升;③对培训配置人员的力度进行强化,使其对业务知识进行熟练掌握,寻找不足,发现问题,药、护共同协商解决存在的不足与问题,促进友好合作氛围的形成;④将一种和谐有序的温馨氛围与工作环境营造给配置人员,将配置人员的工作热情激发出来,促进其工作压力的减轻,使其在工作中全身心投入,从而最大限度地促进配置质量的提升[10]。
综上所述,静脉用药调配中心配置人员心理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因此临床应该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改善。

参考文献
[1]王莉,郝志英.静脉药物配置中心关于药物穿刺落屑的实验分析[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5,15(12):1834-1835.
[2]崔冰.甲硝唑、庆大霉素与维生素C联合局部给药治疗静脉留置导管出口感染的疗效观察[J].中国合理用药探索,2018,15(8):37-39.
[3]段莹.急诊急性酒精中毒患者静脉输液中的安全隐患及护理对策[J].中国医药指南,2017,15(26):241-242.
[4]周芸,沈雅波,潘晓琤,等.信息化模式下门诊患儿家属的就诊心理体验质性研究[J].中国乡村医药,2017,24(11):62-63.
[5]王雪梅.静脉输液操作技术和技巧之管见[J].中国卫生产业,2016,13(5):142-144.
[6]陈红艳,王晓琼,李香琴,等.六西格玛管理法在降低门诊静脉输液药物配制缺陷发生率中的应用[J].中医药管理杂志,2015,23(12):83-86.
[7]麦路德木·麦麦吐逊,努尔墩·麦麦提尼亚孜,古丽加乃提·麦麦吐逊.我院静脉药物配置中心中心差错分析及防范[J].心理医生,2018,24(30):306-307.
[8]Ryan Rodriguez.The Safety of Intravenous Drug Delivery Systems:Update on Current Issues Since the 2009 Consensus Development Conference[J].Hosp Pharm,2018,53(6):408-414.
[9]Margaret K.Murphy,Kathleen M.Gura,Christina Tascione,et al.Home Parenteral Nutrition and Intravenous Fluid Errors Discovered through Novel Clinical Practice of Reconciling Compounding Records:A Case series[J].Nutr Clin Pract,2017,32(6):820-825.
[10]Alan Dumoff.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Restrictions on Drug Compounding:Needed Medications are Going to Disappear:A Call for Intervention[J].Integr Med (Encinitas),2018;17(3):22-28.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