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预防医学 >

泡沫敷料在胸腔闭式引流管患者换药护理中对其心理情绪的干预价值

时间:2021-01-25 08:1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摘    要:目的分析泡沫敷料在胸腔闭式引流管患者换药护理中对其心理情绪的干预价值。方法研究取本院60例综合外科的胸腔闭式引流管患者展开调查,患者于2018年3月~2020年3月入院,按照数字表法将其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各30例,分别采用不同敷料,对比两组患者的疼痛评分、换药时间、愈合情况、情绪以及并发症。结果观察组患者静卧时的视觉模拟量表(Visual analogue scale,VAS)评分为(3.65±1.76)分,换药时的VAS评分为(3.02±0.34)分,均低于对照组(t=3.229,10.873;P<0.05);观察组的换药间隔时间为(6.83±1.43)d,拔管后伤口愈合时间为(7.42±1.38)d,均低于对照组(t=10.049,13.494;P<0.05);观察组的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ilton anxiety scale,HAMA)评分为(23.12±3.28)分,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HAMD)评分为(22.83±3.88)分,均低于对照组(t=9.435,9.694;P<0.05);观察组患者的并发症例数少于对照组,发生率为6.67%(2例),组间差异显著(x2=4.320,P<0.05)。结论泡沫敷料用于胸腔闭式引流管患者换药护理可保证患者情绪稳定。
关键词:泡沫敷料 胸腔闭式引流管 换药护理 心理情绪 干预价值

胸腔闭式引流一般为自发性气胸、脓胸等心胸外科外科疾病中常用的一个治疗方式,通过置管引流可以有效导出胸腔内积液、积血和积气,建立胸膜腔内负压,保证纵膈位置,促使肺膨胀,同时有效减少胸腔感染风险[1]。胸腔闭式引流也常导致渗血、渗液等不良问题,给患者带来了不良体验,也增加了并发症风险[2]。胸腔闭式引流后局部组织缺损,拔管后愈合速度较慢,在换药以及愈合过程中会引起比较明显的疼痛感,易给患者带来不良的情绪体验,提升机体应激反应。近几年,本院在此类患者的换药护理中应用了泡沫辅料,其内层为亲水性材料,外层属于疏水性材料,可以有效吸收渗液,减少引流过程中的并发症,促进患者康复[3]。基于此,文章探讨了泡沫敷料在胸腔闭式引流管患者换药护理中对其心理情绪的干预价值,并对2018年3月~2020年3月入院的60例综合外科的胸腔闭式引流管患者展开了调查,内容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研究取本院60例综合外科的胸腔闭式引流管患者展开调查,患者于2018年3月~2020年3月入院,按照数字表法进行分组,对照组常规换药干预,观察组应用泡沫辅料并行相关护理措施,各30例患者。观察组中男18例,女12例,年龄25~87岁,平均(56.12±1.43)岁,包含肺癌术患者11例,自发性气胸患者12例,气血胸患者7例;对照组中男19例,女11例,年龄26~86岁,平均(56.13±1.38)岁,包含肺癌术患者12例,自发性气胸患者13例,气血胸患者5例。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对比,差异无统计学差异(P>0.05),可进行对比。
1.2 方法
对照组使用常规敷料进行换药护理:换药敷料为3M伤口敷料,换药时对周围皮肤常规消毒,消毒液干后,以高举平台法让敷料充分覆盖贴合伤口,并以胶布进行交叉固定,确保管道固定妥善。
观察组使用泡沫敷料进行换药护理:操作人员佩戴无菌手套,拆开敷料包装,引流管周围和皮肤彻底消毒,消毒液干后,任意剪开敷料一边至1/2位置,开口处对着管道,进行交叉固定。同时采取如下护理措施。
1.2.1引流管护理。
双腔胸瓶应当保持密封和直立,避免出现牵拉。预留足够长度的管道,确保患者可以顺利进行翻身,叮嘱患者转换体位时动作轻柔,避免置管位移、脱出或是旋转。进行负压式挤捏胸管,每隔1~2 h进行一次,观察引流液性状及量,定期更换胸瓶,1周1次。引导患者进行呼吸功能锻炼,锻炼方式包括缩唇呼吸、腹式呼吸、吹气球训练等,有效促进肺扩张,加快积液和积气的排出。
1.2.2应用干预。
术前患者需要进食高热量、高蛋白食物,补充维生素,饮食以流质食物或是半流质食物为主。术后合理补充白蛋白、红细胞混悬液或是血浆,确保血容量稳定。术后第2~3 d可以进行肠内营养支持。鼻饲患者在鼻饲前需要解除负压袋,1 h后再连接。鼻饲时,将患者床头抬高40°左右,防止误吸。也可以取侧卧位休息,便于抽吸液体。腹泻患者请营养师专门制定膳食计划,其饮食配方为婴儿米粉+蛋白粉+橄榄油+蔬菜粉+果汁+盐+米汤或是各种营养汤类。
1.2.3心理干预:
胸腔闭式引流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引起疼痛,置管也使得患者体位及活动受限,给患者带来了情绪负担。干预过程中,注意掌握患者心理状态,积极展开心理护理,向患者解释其病情,提升患者认知。主动和患者沟通,询问患者,关心患者,给予患者温暖。
1.3 观察指标
①使用视觉模拟量表(Visual analogue scale,VAS)评估两组患者静卧时及换药时的疼痛状况,分数越高则表示疼痛越重;②统计两组患者换药间隔时间和拔管后伤口愈合时间;③使用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ilton anxiety scale,HAMA)评估患者焦虑情绪,以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HAMD)量表评估患者抑郁情绪,分数高则表示患者情绪负担重;④统计两组患者的并发症。
1.4 统计学方法
数据输入SPSS 23.0检验统计学差异,计数资料和计量资料的检验值分别采取x2和t值,以例(%)、均数±标准差(x¯±s)表达,P<0.05为研究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疼痛情况分析
观察组的VAS评分比对照组低(P<0.05)。见表1。
表1 两组疼痛情况对比(分,x¯±s) 
组别 例数 静卧时 换药时
观察组 30 3.65±1.76 3.02±0.34
对照组 30 4.88±1.12 4.27±0.53
t 3.229 10.873
P 0.002 0.000
2.2 两组患者换药与恢复情况分析
观察组换药间隔时间、拔管后伤口愈合时间均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2。
表2 患者换药间隔时间与恢复时间对比(d,x¯±s) 
组别 例数 换药间隔时间 拔管后伤口愈合时间
观察组 30 6.83±1.43 7.42±1.38
对照组 30 3.44±1.17 14.52±2.53
t 10.049 13.494
P 0.000 0.000
2.3 两组患者情绪状态分析
观察组的HAMA、HAMD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3。
表3 患者HAMA、HAMD评分(分,x¯±s) 
组别 例数 HAMA HAMD
观察组 30 23.12±3.28 22.83±3.88
对照组 30 32.74±4.52 33.44±4.57
t 9.435 9.694
P 0.000 0.000
2.4 两组患者并发症分析
观察组并发症例数少于对照组(P<0.05)。见表4。
表4 两组患者并发症对比[n(%)] 
组别 例数 伤口感染 皮肤红肿 皮疹 合计
观察组 30 0(0.00) 1(3.33) 1(3.33) 2(6.67)
对照组 30 3(10.00) 3(10.00) 2(6.67) 8(26.67)
x2 4.320
P 0.038

3 讨论

目前,临床中大都使用无菌干纱布进行胸腔闭式引流换药护理,干纱布在使用中存在许多的弊端,例如吸收渗液和渗血的效果较差,导致皮肤长期潮湿,频繁更换增加患者痛苦,护理工作量大,对患者皮肤刺激作用明显,易引起感染等并发症,拔管后伤口愈合缓慢等[4]。曾有研究指出,伤口于湿性环境的愈合速度更快,并提出了湿性创面愈合理论。近几年,随着这一理论的普及和推广,泡沫敷料逐步被应用于临床。泡沫敷料与创面粘连较少,并能够创造湿润的环境,不仅减少了换药时的疼痛感,同时也有利于伤口的愈合[5-9]。相对于干纱布而言,泡沫敷料更厚,换药时可以缓冲牵拉力,防止二次损伤皮肤。泡沫敷料粘胶在吸收渗液后膨胀,与皮肤紧密贴合,保持了皮肤干燥,可以减少换药次数,护理工作量也更少[10-11]。在本次研究中,观察组患者的疼痛较轻,其静卧时的VAS评分为(3.65±1.76)分,换药时的VAS评分为(3.02±0.34)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情绪状态较好,并发症更少。冯梦娟等[12]在其研究中也指出:泡沫敷料下患者静卧时的VAS评分,换药时的VA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其研究与本研究论证结果一致,仅存在较小数据差异。研究结果表明,将泡沫敷料用于胸腔闭式引流管患者的换药护理中可使患者疼痛感减轻,舒适感提升,躯体应激反应较弱,情绪状态也更为积极,并发症有效减少。
综上所述,泡沫敷料用于胸腔闭式引流管患者换药护理对其心理情绪有积极的干预作用,可促进伤口愈合,减少并发症,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刘瑞金.胸腔闭式引流管换药护理中聚氨酯泡沫敷料的应用效果观察[J].心血管外科杂志(电子版),2019,8(1):115-116.
[2]万显秀,付红萍,徐靓,等.有黏胶泡沫敷料在喉癌患者气道造瘘换药中的应用[J].护理实践与研究,2020,17(4):150-152.
[3]单菲菲,黄凤毛.薄型泡沫敷料固定胸腔引流管的临床应用效果观察[J].中国保健营养,2017,27(13):87.
[4]胡心英,赵铟,代梦,等.改良泡沫敷料联合3M透明敷料在中心静脉导管置管中的应用研究[J].吉林医学,2020,41(5):1261-1262.
[5]欧阳淑怡,陈凌,卢嫦青,等.泡沫敷料联合下垫式充气暖风毯在低体重婴幼儿体外循环手术中预防压疮的研究[J].循证医学,2020,20(1):61-64.
[6]卢敏,钟翠娜,陈玲.恒定封闭式负压吸引联合聚酯泡沫敷料在肠瘘合并伤口感染上的应用[J].健康大视野,2020,28(1):84-85.
[7]胡爱红,丁安超,李芳,等.预防使用泡沫敷料加改良俯卧位通气方式对ICU患者压力性损伤的影响[J].系统医学,2020,5(2):187-189.
[8]邱晓霞.康惠尔透明贴联合拜尔坦泡沫敷料减少术中压疮的应用效果研究[J].中国实用医药,2020,15(16):97-99.
[9]王歆怡,季翠玲.新型泡沫敷料在神经重症眼睑闭合不全患者眼部护理中的应用[J].中国临床研究,2020,33(2):283-284+288.
[10]余玲,王丹,高莉.泡沫敷料十字开窗法在心内科患者压力性损伤预防中的应用效果[J].中国当代医药,2020,27(2):227-229+封3.
[11]郑可欣,曹淼,徐禹,等.泡沫敷料联合3M液体敷料对ECMO患者股静脉置管处皮肤保护的效果研究[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20,29(10):1123-1125.
[12]冯梦娟,班辛雨,王青枝.胸腔闭式引流管换药护理中泡沫敷料的应用[J].饮食保健,2016,3(11):71.
 

【责任编辑:admin】
医学论文 更多>>
热门论文 更多>>
在线客服系统